网站分类

揭秘孟照国事件系列之一 孟照国事件真相大白(视频)【图】

宇宙奥秘 发布时间:2019-12-03 10:25:06 发布人:admin 热度:

本文“揭秘孟照国事件系列之一 孟照国事件真相大白(视频)【图】”由第一名站导航网整理发布,文章来源自网络!

现在人们谈起UFO、外星人这些话题,总会想到一个人,那就是孟照国。孟照国和UFO、外星人有什么联系呢?据说孟照国和其两位同事表示在1994年6月期间,在他们工作的黑龙江五常市红旗林场附近,看到凤凰山有奇怪的发光体出现,几天后他与那位女性进行了40分钟左右的性交。社会对这一事件中诸多细节的真实性存在疑问,而孟照国在2003年时通过了测谎仪的检测,使得此一事件更加扑朔迷离。那么孟照国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孟照国真的看到UFO和外星人并和外星人发生了关系吗?外星人为何会降临于此?如果孟照国在撒谎,那么谎言背后的真相是什么?下面小编就带大家一起来了解孟照国整个事件的始末。

孟照国事件:孟照国事件系列之一、孟照国事件系列之二、孟照国事件系列之三

 

孟照国事件视频

孟照国事件经过

1994年在凤凰山东南麓发生了震惊中外的“UFO着陆事件”,中央电视台《走近科学》栏目曾专题报道过凤凰山UFO事件。此后,又有几次游客声称在这里目睹不明飞行物的情况。

1994年6月6日,孟照国独自一个上山采野菜,来到了离家约有55里之遥的荒山野岭之中,也就是凤凰山南坡对面的山坡上,无意间抬头朝凤凰山南坡方向看时,忽然发现在相距约5里远的凤凰山南坡上有一白色物体,闪闪发光,以为是一只坠落的气象部门的探测汽球,于是产生了搞点胶皮、尼龙绳回家用的想法。为什么他会以为这是一只坠落的气象部门的探测汽球呢?孟照国解释说,他以前曾经在此山中搞到过一只坠落的气象部门的探测汽球。

6月7日,也就是看到白色物体的第二天,孟照国约上侄女婿、同为林场职工的李洪海一起上山采宝,带着扳手、螺丝刀、挖菜刀一同前往。中午ll时左右,他们往上爬行到距白色物体约200米处时,突然发现停卧在凤凰山南坡第二道山脊上的白色物体并不是什么探测汽球,而是从未见过的一个金属怪物,颜色乳白带黄,形状象个倒着的问号,更象一只巨大的蝌蚪,高约2、3米,长约50多米,表面积大约在600至700平方米左右。在类似于机头处,有一个占整个物体约2/3面积、象青蛙眼睛一样凸出、似玻璃罩一样的东西。

孟照国发现他昨天看到的白色就是这个部分,而今天这一角度,才看到另 l/3象金鱼尾巴分叉的地方。其尾部附近的草发黄,稍远处的发绿。不明物体下部有一个类似于支脚的东西,但似乎没接触到岩石上,整个不明物体给人的感觉就好象前部吸在岩石上或前部钻进岩石中。孟照国忙将李洪海推到石块下躲藏,自己独自一个人先后三次企图接近那个金属怪物,但每次都在相距约150米处时听到金属怪物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从未听到过的象动物般的断续吼叫声,并感到身上带铁部位(手表、皮带扣及挖菜刀)似有强大的电流穿过而被迫退回到李洪海躲藏处。在下山的路上,孟照国感到全身发冷无力,恶心想吐。

孟照国一回到居住区,立即将遭遇金属怪物的事情说给周围山民们听,消息顿时不胫而走,传到红旗林场工会主席周颖那里。周颖随即向孟照国了解情况,并得知林场另一名职工冯少波也曾于6月4日看到过凤凰山南坡上有白色物体,于是决定组织一支取证队上山进行实地取证。但次日天不作美,因下雨而未能成行。

6月9日,雨过天晴,林场工会主席亲自率领30多名职工,携带7倍望远镜、录音机、照相机等观察取证工具,由孟照国向导前往凤凰山南坡。取证队先搭乘窄轨森林小火车约20里,然后在山岭中徒步行走了约20里,这时离凤凰山南坡还有大约20里的距离。这时候有人提议先用望远镜看看,于是职工们争先恐后地抢夺望远镜朝凤凰山南坡上观看,但无一人看到凤凰山南坡上有白色物体。而孟照国拿过挂在另一名职工脖子上的望远镜朝凤凰山南坡上看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发出一声惊叫:“嗷!来了!”话音刚落便向前倒在地上,两眼圆瞪,全身抽搐,在地上脚蹬手刨。

众人忙掐其人中,将他抬到附近一处供林场职工休息的简易塑料窝棚内,并解开他的皮带让其呼吸放松。但突然之间,孟照国全身倒立起来,用脚将棚顶踹出一个窟窿,惊得在场的林场团委书记李文学慌忙上前一把将孟照国抱住。面对孟照国如此的症状,林场团委书记李文学和职工们做了付简易担架,抬着孟照国下山准备到林场医务室进行治疗,但在经过他突然倒地的地方时,孟照国又突然从抬架上摔落下来。他们仍然搭乘森林小火车返回林场,到林场医务室时,孟照国还不能言语,医生林辉拿出笔纸让孟照国写出自己的症状感受,孟照国握笔在纸上写了“UFO”字母。医生林辉准备用听筒为孟照国检查时,孟照国突然坐起来并用手将听筒打开,而用注射器为其打针时,孟照国同样反应剧烈,使医生林辉无法为孟照国进行诊治。

医生林辉感觉到孟照国的症状怪异,就拿一支药水接近孟照国的眼睛试试他的反应,但孟照国眼珠乱转,对药水视而不见,毫无反应。医生林辉对在场职工们说:“这不是装的。”医生林辉只好让孟照国自我恢复,待孟照国能够说话时,他嘴里反反复复地说着“输出”这两个字。恢复平静之后,下午时分由其四哥孟照义及另一名林场保安员孟宪海架着他回家。在其家中,他四哥孟照义将他扶躺在沙发上休息,但在一眨眼功夫之间,只听“咚”地一声,就看见孟照国的身体竟然在沙发上作了180度的调头,惊得他四哥孟照义目瞪口呆,吓得他母亲更是忙烧香叩头。而山上的另10多名职工由冯少波向导继续前往凤凰山南坡进行实地取证,但走遍了当时白色物体停留的地方,既没有什么白色物体,也没有发现有物体降落停留的任何痕迹,仅仅只在一处石缝中发现已经被证实是去年就已经在此的几块破旧彩色塑料布。至此,孟照国开始了长达一个多月的神智不清、记忆不清。任你怎么问他,他都是一问三不知。

事发一周之后,即6月16日,山河屯林业局宣传部长关洪声亲自对孟照国进行调查采访,就在这一天,孟照国突然恢复了部分记忆。孟照国已经能将6月7日与李洪海共同上山近距离目击金属怪物的情况讲述出来,并能将所看到的金属怪物的形状画出来。但关洪声给钢笔让孟照国画出所见金属怪物形状时,孟照国突然缩手并发抖,好象被电击了一样,不能进行下去,只得改用粉笔在地上画。但问及6月7日孟照国目击金属怪物后返回居住区向山民们介绍看到金属怪物时的情况,以及6月9日向导林场取证队上山后所发生的情况,他全无记忆。这次调查采访还发现,孟照国额头眉间有一弧形红色痕迹。孟照国自称是在6月10日醒来时感到额头不适,照镜子时发现的。用他的话说:“跟我看到的怪物一样,主体在两眉正中,尾部在右眉上。”同时孟照国还向关洪声展示了他左大腿上一个长约25厘米的疤痕,其妻姜玲证实孟照国病发前并无伤口。同时孟照国腹部在小时候被树枝划伤的不过一厘米的疤痕,在其病发后也变成了5厘米左右。

孟照国的离奇经历

事件并没有到此结束。一个月后,即7月17日,孟照国又突然完全地恢复了神智和记忆,其后便向人们讲述了一个更为离奇的经历。在此引用孟照国给山河屯林业局宣传部长关洪声的一封信的原文:

7月16日晚9点左右,我都睡觉了。就在我刚要睡着的时候,我听见院子里有趿拉趿拉的声音,我以为是小偷,就起来了。在炕边摸到了一个木棍子的同时,一个很高大的人进了屋。当时我心情非常紧张,但没有5秒钟的时间,我就没有紧张和恐惧感了。这时,进屋的人说:“跟我走。”我问他干什么去,他说:“走吧。”(这个人说话的声音是直不登的、好象大舌头似的。但我能听懂他说的话)这时我就下地了。我说:“走吧。”他就回身往外走,我说:“奔这能走吗?”他用手一拉我说:“能走。”(当时屋里是一道荧光。我看了书桌上的表是9点48分)我跟他就奔我们家的西屋、东窗户边的墙出去的。刚到外边,我说:“好冷。”(因为我只穿了一个短裤。我说好冷的意思是要再进屋穿裤子和上衣。)他说:“给你这个,你披上它。”他从他的身体右边拿给我一个象一块布、又象过去战将披的斗篷似的东西,不过这个东西当中有一个把。我把这个东西披上后,他用手在我脖下按了一下,然后就托我而起(我约摸离地面有20-25米高)往“牛心顶子”山那边飞去了。约摸有3分钟的时间,我们俩就下落了,落在一片平坦石头砬上,但石头砬上有草。这时我看到了眼前一片荧白色的光。(比40瓦的电棍要亮20倍)在这片荧白色光的外边是一圈圈的光环。颜色好象雨后彩虹,但是一圈比一圈淡。约有50-60圈左右。我看见这片荧光当中有一个大亮光。也就是我上次看到的那个大怪物,不过它后面是开合的,在这个大怪物左边和右边还有小怪物,形体不一致。这时带我来的那个人把他的左手抬起来,(我看到他手里有一个烟盒大小的东西发光)往那个大怪物那一对,当时那一圆圈的光环就开了一条缝。(约有2米多宽)那个人托起我就往那个大怪物里走。当我被那个人带进大怪物里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大脑忽然清醒,以前人们问我的事情,我都能想起来了,一件件事情就象刚发生过的。

这里小编略作解释,在孟照国写的这封信中,对“人们问我的事情,我都能想起来了。”的具体内容只字未提,而这一点是特指6月9日孟照国离奇倒地前后所发生的事情。小编根其它据调查报告中的相关细节描述对这一具体内容作如下补充:

(引用张茜荑调查记录)孟照国:我拿起望远镜也没有发现,转了一下角度就看见了。在一片石砬子掩着的怪物前,站着一个穿着一身黑的人,只见他举起手,从指间发出一道光向我前额射来,比电焊光要强多了。我“啊”的一声倒在地上,但意识还清醒,感觉就像感冒一样。大家把我抬到工棚,使劲用手按我,我说什么话都不理我,他们相当野蛮。在工棚里,我又看见从半空中下来一个人,有3米多高,从头到脚象穿着皮子似的,只露出眼睛,很大,因为她穿着开挡裤,我断定是个女的。她进来碰了我一下,我说:“这屋怎么进个女的呢?你们干什么呀?”他们仍在对付我,还把我腰带解了下来。一会几,她退出了工棚,但我隔着塑料布还能看到她。他们做了个担架,把我放在上面,她在担架边瞧着,我看见她的脚始终未沾地,离地有一点距离。她抓着我的手,还在我手腕上比划了一下。

接着,大伙抬着我往下去,她一直跟着,在刚才我披击昏的地方,我突然掉了下去,浑身不舒服。我看见一个大光球,她走过来,用手托光球,那光球就消失了。接着往下抬我时,她就开始对我非礼……本文由()搜集整理,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小火车来时,她就站在车旁。车开时,她一直跟着。到大榆树l15公里时,她突然一下子就趴在我身上……有20多分钟,我感到下身疼。当时大家按着我的手,我反抗不了。这绝不是幻觉。

到林场卫生所时,她也进了屋,是从墙上进来的,站在我旁边。她用手指我一下,我就像拼命似的,听诊器就掉在地下,大夫说我有电,换了个塑料的。我一直在说我没病,可没人理。后来我想尿尿,大夫让在屋里尿,我一定要到外边尿,说了多少次都不行,她用手指我一下,我就站起来尿了,林大夫用一种药往我鼻子上放,她直起腰,我看见棚子鼓起来了,我说:“天棚要掉下来!”大伙还是按着我,林大夫检查了我的眼睛,并说:“这不是装的。”

后来,他们说让我休息一会儿,然后由四哥和孟宪海架着我回了家,我说我能走,可他们不听。她一直跟我到家,也进了屋了,她站在屋里,天棚就一下子鼓了,我说:“给拿个凳子”,四哥他们不听。

我本来头朝北在沙发上躺着,突然“她”一下子把我调了个个,头朝南了。

(引用扬水木调查记录)孟照国:那天,我回到家里之后,林场里的領导到家里來看我,正当他们來的时候,我心里想着:这女人穿着开裆的衣服,下体也沒遮住,这么多客人來,多不雅观。我心里这么想,她就咚地从窗子这边出去。也不是跳出去,就這么跨出去。这窗子,对她就好象不存在似的。

(引用张茜荑调查记录)孟照国:后来,她又回来一次,天棚又鼓了。我对她说:“你别把我房子搞坏了。”她没说话,又走了。

(引用关洪声调查记录)孟照国:那天晚上10点多,我盖着被躺在床上,媳妇和孩子都睡着了,这时,那个女人进了屋,她身上有种萤光,是从眼晴周围发出的。她身上的衣服象车胎打满气一样,有鼓包,她和我发生了性行为。第二天早4点多又进来一个人,没露裤挡,和那个女的确咕了几句,就不见了。9点多,我去卫生所取药,她一直跟着我,10点左右。在场部门口她突然离地五米高,一下就不见了。

那么,孟照国进到外星飞船里面,又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呢?这里我们接着看孟照国写的那封信。

怪物屋里是一片空荡,只有一个大脑瓜子的人坐在一块卷起的板上,板下没有腿,也没有任何支撑物,坐的那的人,只能看见他的眼珠子,脸和五官都看不见,因为有一个似罩的东西扣在头上。只露了两个眼珠子(他的眼珠子约有直径15-20公分长),和带我去的那个人穿的是一样的,都穿着象橡皮似的衣服,没有缝合处。从脖子到腿,不分上、下衣,没有扣子。不过他的胳膊比那个人粗得多,约摸最粗的地方直径有25-30公分左右粗。

这时带我来的那个人。跟那个大脑瓜子说些什么。我什么也没听懂,就听见了咳吱的声音。他们的对话约有2分钟左右。就在他们对话结束后的同时,从左测又出来一个人,长相和带我来的那个人差不多,比那人高点。我约摸他有3米40、50公分左右高。那人手里托着一个方块体,约长50公分,宽5O公分,高25公分左右,走到我的跟前,让我看,我看不见上面有什么,他就往下哈了腰,这时我就看见他手里托的那个东西了,象咱们的彩色电视荧幕似的,非常清楚。这时带我来的那个人说话了。他说:“你看这,就是你们地球人所说的‘木星’。”她指着荧幕上正在转的大球,又指了指大球旁边的小块说:“这就是你们地球人所说的‘彗星’。它们又要相撞了。”我看了一会(约有2分钟)。这时在我心中有一个问题,我就问他:“为什么它俩会相撞呢?”他好象在笑我,但没有看见表情,意思是在说:“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懂,”这是我想的。他说:“给你说一个你们地球的事,就象你们地球上的火车,在奔驰中,能把地上的树叶子,纸片和其它东西卷起到车身上似的。”我听懂了他说的例子。

我又看了-会,约有1分30秒左右,那个人直起腰来、托着那块方体进了刚才出来的地方,那地方没有门,也没有进、出口,就象咱们车厢里的墙似的。他往跟前一站,那似墙的板就开启了一个跟他身体差不多大小的口子,等他进来后,又自动关合了,没有一点缝和痕迹。这时我又问了一句,“它们什么时候撞完?”他说:“用你们地球的时间是23日凌晨结束。”我还想问。这时,那个大脑瓜子,往似墙板那儿一伸手(左手)。我清楚地看见了他的手,约长有5公分,宽有26.7公分那么大,胳膊长约有1米70公分-2米左右。从墙扳那出来一个象(圆)瓢似的东西,他往上一举那东西,从上边出来-个管,从管里流出象奶似的东西,乳白色的。这时站在我旁边的那个人问我:“你喝不喝?”我说:“不喝。”他一伸手(左手)从我左边的墙板上出来个卷起的沿板,他让我坐。我当时有点犹豫,坐上去会不会摔呢?就在我犹豫的时候,他推了我一下,我就坐了上去,当我坐上那块板的时候,用手摸了摸板,它是-块金属板,坐在上面很舒服。

那个大脑瓜子喝完圆瓢里的东西后一撤手,圆瓢又从出来的地方回去了。

这时我想起6月10日跟我生活过24小时的女人来。我问他:“我能不能见到那天到我家的那个女人呢?”他说:“不能,她不想见你。”当听他说完这句话时,我的心情非常难过。这时大脑瓜子好象看出我内心的事情、他冲着那个人又吱吱地说了些什么。我还是没有听懂一个宇。此时我的心情是非常……

这时我把目光投向了外面。(左边)看了看离我们不远的小怪物,形体不一,一共有27个。我又回过头来看看(右边)这边有17个(这些数字,是我数亮光点得到的数目)。其中有一个比较大的(在右边),象是两个盘子扣在一起的形状,它上边的亮盘要比别的亮。我约模看了有20多分钟左右,一共看到了44个停着的,还有一个来回运动的小怪物。这时我又听到了吱、吱的声音,我一看原来是大脑瓜子,对我身边的那个人说什么(好象是不大高兴似的)。我身边的那个人也吱吱地说些什么。我还是一句也没听懂。这时我站起来了,那块金属扳就自动回到了它出来的地方。这时站在我身旁的那个人说:“你这个地球人,还挺重感情的呢?”我没有吱声。他接着说:“六十年后,我们星球将有一个地球农民的儿子。”我接着问他。“我能不能看到他呢?他说:“你能看到他,能看到。”接着我又问了他-问题。我说:“你们来干什么?住在什么地方?”他看了看大脑瓜子说:“-是来避难。二是来到你们地球选一个人种。三是考察你们地球。我们住在你们地球人所说的银河(系)的上头,太阳(系)的下头。”这时大脑瓜子又发出吱咳的声音,站在我身边的那个人伸出左手,往似墙板的地方一伸,从那里出来一个象我见到过的给机械加油枪似的东西,往我大腿前一触,我只觉得大腿非常疼痛。一下子,我好象跳起有80公分来高。但我马上就觉得我的腿好了。又过了一会约有5分钟左右。那个大脑瓜,向站在我身旁的那个人摆了摆手,那个人说:“走吧。”这时我又问了一句:“你们什么时候走?使用什么原料?”他说:“我们要走了。我们主要使用的燃料是:你们地球人所说的太阳光和雷电。”还有什么燃料我没听明白。他就揪着我的手,走出了那个大怪物。(他的手很粗大,有6个指头,他用一指头夹着我的手)然后,托我而起来到了光环外边。我想再看看,可是一阵凉风吹过,等我明白过来的时候,已到了我的家。他把那块似布的东西从我脖上揪下,一回身不见了。

这时候,我觉得很冷。我就去拽门,可是没有拽开。我就招唤我爱人:“姜玲。”招唤5、6声她才吱声。她说:“你在哪?”我说:“在外边。”她说:“那你就进来呗?”我说:“门闩着,我能进去吗?”她边嘟啷着边下了地,把门给我打开。我进了里屋,她问我干什么去了,奔哪走的。我说:“没干什么,你别问了。”这时我看看书桌上的表已是早晨3点50多分了。不到4点钟。姜玲看了看所有窗户都是挂着的。她说:“门和窗户都挂着的你是奔哪走的?”我没有吱声,就躺在炕上睡着了。

等我醒来时,已是7月17日早晨6点30分了,姜玲已把饭做好了。(引用童乐天《关于1994年凤凰山ufo事件的思考》)孟照国在1994年10月6-7日随调查组赴凤凰山调查时,还兴高彩烈地愿与中国ufo研究者合作,共同研究ufo事件。但7日回到林场住了一夜后,孟就改变了态度,表示不愿再与ufo研究者合作,并表示以前的事还可谈,而以后的事孟就不想说了。调查者问他,是否7日晚又与“外星人”接触了,他起先不肯说,经多次说服,孟才承认。他转达“外星人”的话说,现在地球上的问题很多,主要是环保、能源和战争。他认为该向各国领导人呼吁要维护和平,保护环境,节省能源和消除污染。不然人类将不得安宁,地球将被毁灭。

此事经《科技日报》调查,于1994年7月20日以《UFO可曾光临凤凰山--来自黑龙江山河屯林业局红旗林场的报告》为题加以报道,在世界引起广泛关注,包括美国之音、英国BBC广播电台、法新社等在内的1000多家报刊、电台、通讯社予以报道,孟照国事件由此成为中国最著名的不明飞行物事件之一。

孟照国事件是真的吗

孟照国的家空间很小,室内面积大概只有六十平方公尺左右,一个房间,一个客厅兼餐厅,一个厨房。虽然他只受过小学五年级的教育,但是天生比较聪明,例如他自己发明的所谓”立体种植”,使他的小菜园每年可以多出一倍的生产力,因此生活过得还算可以。孟太太姜玲长得很娇小,是一个温柔诚实的女性,有问才有答,话儿很少,大概是家住山区,生活条件比较艰难,虽然只有二十五、六岁,但看起来显得比实际年龄老得多。

2003年9月,孟照国在被催眠的情况下接受了机器测谎,以获知他是否在该事件中说谎。组织此测谎的UFO研究者张靖平表示,测谎结果显示孟照国在该事件中并未说谎。张靖平同时表示,医生在检查孟照国大腿处疤痕后表示此疤痕“不是由于正常的受伤或手术造成的”。下面小编就把当年测试孟照国的问答整理出来,大家可以看一下。

在整理之前,要说明的是,根据孟照国的陈述,自从1994年6月事件发生以来,每个月都有好几批人前来考察,光是大米就吃掉五百斤以上。事实上,大大小小的考察报告都已经有人写了,所以重复的问题有很多,因此,小编下面搜集的访谈问题记录是经过精简的,删除了一些重复相关的话题。

访谈的顺序依事件发生时间为准,首先访问孟照国被外星人电击的经验:

问:"请你描述被外星人电击的感觉。"孟:"我第一次被电击是和李洪海想接近那个白色怪物的时候,其实第一个被电的是李洪海,于是他被吓跑了,我不信,换我上前去,结果在李洪海刚才的位置,我 感觉到从我身上皮带环的地方,以及手上镰刀的地方有两股电流袭上来,我不由自主的马上后退。我们两个就再也不敢上前;

后来,我们在向上级报告当天发生的事 情之后,领导组织了一批人和我们再度上山,我们在离那个白色东西一百多公尺时就停住了,他们拿出了望远镜往那个东西方向瞧,可是什么也看不着。我就把望远 镜拿过来,我一瞧就瞧见了,那个白色东西还在那里,前面还站着一个“人”,我清楚的看见那个“人”拿出一个像火柴盒的东西放在手心,射出一道光,打到我的 眉心,我感到全身一震,接下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问:"为什么别人用望远镜什么也看不见,而你能看见呢?"

孟:"这个我也不知道!"

孟照国被外星人电击之后,一般人认为他出现精神错乱,记忆丧失的现象,但是根据他恢复记忆以后的描述,当时确是处在他与旁人无法沟通的现象,也就是说孟所看到、所理解的和旁人不一致的现象,于是,我访问了孟的四哥孟照义:

问:"听说事情发生之后,你一直照顾你弟弟,是吗?"

义:"是的!从他在山上被击昏之后,一直到一个月后恢复过来,我大部份时间都陪着他。"

问:"你弟弟被击昏后,你们怎么处置他?"

义:"他像着魔似的,对他说话,他听不懂,又好像很难过的样子,于是我们就把他抬到山上的棚子里,那是我们上山工作休息的地方,他在那里又叫又滚的,两个 眼睛瞪得像牛眼一般大,很吓人的,而且好像很怕铁制的东西,一有铁制品接近他,他就特别抗拒,非得使命的把那铁制品推开不行。"

90年代孟照国事件后,专家们正在听取他的叙述

问:"听说孟照国在棚子里,还能倒立,是吗?"

义:"对呀!他把棚顶都撑坏了。"

问:"你们在棚子里有看见什么外星人吗?"

义:"没有!女外星人的事是后来我弟弟完全清醒以后说的,他说当时在棚子里就有个女外星人。"

问:"后来你们把孟照国送到护理站听说外星人也来了,你看见过没有?"

义:"没有!我从来就没见过。"

问:"那段时间孟照国除了怕铁、怕光之外,你还有没有观察到他有什么特别的症状没有?"

义:"有一次我在家里看着他,他就躺在这沙发上,不知怎的,咚!就掉头了,换这么躺。

孟照义比划着,意思是头脚一百八十度易位。

问:"他有没有起身?"

义:"没有!他那么咚!就掉过来了!"

这种情形,陈功富教授有一次到孟家作采访的时候,听说也亲眼看见过一次。针对山上棚子里外星女人的事,我又问了孟照国。

女外星人和地球人发生关系

问:"那位女外星人长得什么样子?"

孟:"她的身高大约有两公尺半左右,相当高,全身都包着紧身的衣服,只露出两个眼睛和下面的部位,两个眼睛就像牛眼--这么大。"

问:"她在旁边做什么?"

孟:"她在指挥我四哥他们这些人帮我脱衣服,我使命的叫喊、挣扎,他们就是不理会我,有的人按住我,有的人脱我的裤子。"

认知上的差异就在此时产生的,现场的人认为孟照国怕铁,所以想帮他解开皮带,宽宽衣服也许舒服点。

问:"女外星人脱你衣服干什么?"

孟:"她在我身上比划了一下,我整个人就像触电一样弹了起来,后来等我恢复知觉以后,我发觉身上有几处疤痕……"说到这里孟开始宽衣解带,在他的小腹右侧以及右大腿内侧尚留有痕迹,额头眉间也有一处,是外星人用电光打出来的记号。

问:"这几个部位觉得痛吗?"

孟:"不觉得!好几个月以后我觉得伤痕处有点痒,我常用手去扣它,有一次竟然扣出东西来了。"

问:"什么样的东西?"

孟:"就像橡皮糖的东西,黏黏的,还带弹性,用手拉可拉这么长(比到约一英多),松手又弹回去。"

问;"现在放在那儿?"

孟:"我摆在那儿,我太太扫地时,不知道那是什么,就把它扫丢了。"

这个东西很可能是孟照国事件中,外星人唯一留在地球上的证物,就因为山民不知道它的珍贵,把唯一的证物毁了。

关于孟照国被电击之后的症状,为了谨慎,我们也采访了为他治疗的林医生:

林医生看起来身体壮硕,年龄应不到五十,说话舒缓,个性冷静。

问:"请林医生描述一下,你第一次看到孟照国时是什么症状?"

医:"那时候几个人要制服他都很困难,我也不知道他那来那么大的劲;我跟他说话,也不理我。我拿了听筒,要听他胸部,他就像见鬼一样的怕,伸手把我打掉, 后来他们告诉我,说他怕铁,怎么样也不肯让我听诊;两个眼睛瞪的那么大,还是这么转……"林医生双手比划着,意思是眼珠子左右各向不同方向转。

医:"这时我心里面想,这小子还会耍宝,我就想要试试他是真是假,于是我就点了一支菸,我把菸头朝着他的眼珠子,慢慢贴近来试他,可是他就像是没看见似的,眼晴一眨也没眨,还转着呢!一直到菸头我看都已经可以烧到眼睫毛了,还是没反应。"

问:"所以应该不是假装的罗?"

医:"我想正常人对一个这么接近眼睛的物体是不可能没有反应的。"

关于孟照国与外星女人发生性关系的问题,一般认为是三次,事实上只有两次,第一次在山上的塑胶棚子里,其实是女外星人给他施行小手术,在他体内植入像绿豆般的东西,第二次是六月九日,那天大夥要把孟照国送下山的时候,在小火车上。

问:"请你描述一下,女外星人是怎么和你做那个事情的?"

孟:"我们坐小火车下山的时候,她突然压在我身上,她个子那么大压得我一动也不能动,我觉得大腿内侧的地方一阵热热的感觉,接着我觉得整个下半身好痛。"

问:"这么说,与外星人做那个事情并没有快感罗!"

孟:"其实那次不能算是做那个事,我倒觉得是一种消毒工作,我猜是为后来的事情做准备。"

问:"那天上,听说她又来找你是吗?"

孟:"其实那天她从头到尾就跟着我们。"

问:"跟着你们?她有没有说话?"

孟:"没有!就在旁边待着。可是我心里面想着的事情,她好像能够理解。那天,我回到家里之后,林场里的领导到家里来看我,正当他们来的时候,我心里想着:你这女人穿着开裆的衣服,啥也没遮住,这么多客人来,多不雅观。我心里这么想,她就咚地从窗子这边出去。"

问:"从这个窗户跳出去吗?"

孟:"也不是跳出去,就这么跨出去。"

问:"这么奇怪,她那么大个子能跨出去。"

孟:"这窗子,对她就好像不存在似的。"

问:"后来她还回来吗?"

孟:"没有!一直到那天上,我睡觉的时候,她又来了,进到我房间里来。"

问:"第三次的性关系就是那天上发生的吗?"

孟:"对!"

问:"请你描述一下经过的情形好吗?"

孟:"她来了以后也没说话,到床上就趴在我身上,我想动,可是全身都动不了。"

问:"整个事情你的感觉怎么样?"

孟:"这一次……可以说呢……很好,我从来没有感觉过那么好。"

问:"那个时候,你妻子不在吗?"

孟:"她就睡在旁边。"

问:"她没有发现吗?"

孟:"没有!她睡着了。"

问:"你们没有出声音吗?"

孟:"没有!"

问:"如果将来有机会,你还希望再和那个女外星人做吗?"

孟:"想!"说着我俩不禁大笑。

这一次的性经验让孟照国感受到从来没有过的快感,让孟照国对那位女外星人至今始终念念不忘,甚至在访问的时候孟私下向我透露,事情发生一年多以来,他很少有欲望,也就是很少和他妻子行房,体力明显地下降,田里的工作,也很少做。

问:"那位女外星人的下半身并没有遮掩,你看得够清楚吗?"

孟:"很清楚!"

问:"能不能请你描述一下。"

孟照国面有难色,显然不愿意谈,我告诉他此次采访并非以暴露隐私为目的,乃是本事件对中国大地外星人接触事件的研究太重要了,而今天的采访,正可以专业摄影机把它记录下来,相信这对将来中国甚至全世界UFO的研究必将是个很重要的资料。

孟:"好!既然是这个出发点,您又是打从老远而来,我就尽量满足你吧!"

孟的表情显得比刚才严肃继续说,"那位外星人露出在外面的皮肤,基本上是略呈青紫色有点红,又有点青,和你我的皮肤颜色不一样,的毛长得是一柳一柳的,每根毛有这个"把儿"这么粗。"

孟照国拿起摆在桌上的小梨儿指着它的"把儿"。

问:"哇!那么粗的体毛,那么和你接触的时候不就很刺了吗?"

孟:"不会!很柔软!一点刺的感觉也没有!"

问:"她身上穿的衣服,触感怎样?"

孟:"非常软!很薄!很贴身!摸起来挺舒服的!"

问:"整个过程,那外星人有没有说过什么话?"

孟:"没有!什么话也没说。"

问:"外星人不是向你说六十年后在他们的星球上就有一个地球农民的儿子吗?"

孟:"那话不是她说的,那是七月十六日发生的。"

七月十六日那天发生的事情,也是UFO研究者最感兴趣的题目,因为那天外星人将孟照国接往UFO基地的时候,两个人是穿墙而出有点像中国古代所流传的奇门遁甲之术,当然这段情节也是我采访的重点之一。

问:"那位男外星人是怎么把你带走的呢?请你详细描述一下!"

孟:"好的……,七月十六日那天晚上,我正准备要睡的时候那个男外星人进到我房里来,他是直接从墙壁穿过来的,他长得比上次那女的还要高,大概有叁公尺高。"

问:"叁公尺?"

孟:"对!他进来的时候把屋顶都撑凸了,可是很奇怪他到的地方屋顶给他撑凸起来,可是他走过了以后,屋顶自然恢复原状。"

问:"他是什么打扮?"

孟:"基本上和上次那女的一样也是露出两个大眼睛,但是下部就没有露出来了,讲话直下咙咚的,一进来就对着我说‘跟我走!’"

问:"他讲什么话?"

孟:"汉语!他会讲汉语。"

问:"他要你走,你就跟着走吗?"

孟:"我正犹豫,问道‘去那里?’他就拉着我的手往墙角走,我心里正有个念头,这里怎么行?哎!我们两个人就直接穿过墙角了。"

孟照国向我指示着穿墙的位置,那个地方正好是两面墙相交的地方,比别的部份还要厚,但是看来好好的,看不出任何痕迹。

孟:"我们两个人出到外面,我心里才想着有点冷,他就从身上抽出一大块布,一折,又折了一下,像个大杯子一样,这边正好有把手,把我整个人装在里面,然后 他用手一抹,那布就好像黏住了一样,我人在里面一点都不觉得冷,接下来他用手提起杯子的把手,我们两个人就像在空中飞一样。"

问:"你们往那个方向飞?飞了多久?"

孟:"外头很黑的!我也弄不清楚方向,只飞了一下子,我感觉到好像来到一个山头上,我往下看下去,哇!好漂亮,那是一个山谷地,里面停着好多怪物各种形状 的都有有几个是碟状的,有的是那天我在山上看到那种大问号型的,也有像苍蝇形状的,但是这些怪物的上头好像都被一圈彩虹围起来,这个时候和我一起的外星人 手上拿着一个像菸盒的东西摆在手心上一按,射出了一道光,那个彩虹就中断露出一个大缺口,于是我们两人就朝那个缺口飞过去。"

男外星人带着孟照国降落在一个小飞行器里,然后又循序走到一个比较大的物体里面,那里头坐着另一个男外星人,比带他来的人长得更高大,圆滚滚的头,两个眼 睛比任何人都大,坐在中间。据孟照国判断他应该是个首领的角色,所有的人都听他指挥,他们之间交谈的时候,就像老鼠的叫声,但是他们和孟照国说的却是汉 语,首领坐在一块浮在半空中的板子上,孟照国好奇的向外星人询问为何到地球来。

外:"我们来地球有叁个目的,第一、避难,第二、采种,第叁,是考察地球。"

孟:"避难!?避什么难?"

外:"也就是你们所说的慧星撞木星。"

那个领头的人向旁边的手下指示了一下,那个人就走向墙壁在上面按了一下,平板的墙壁就跑出来一个盒子般的东西,那人把盒子放在孟的跟前,里头就出现书一面(类似电视)画面,展示的就是星球在转来转去,然后有一些东西撞到星球上面去。

孟照国好奇的问道:"为什么慧星和木星会相撞呢?"他们几个人互看了一下,有一位回答孟。

外:"这就好像你们地球上的火车跑的速度很快,它会产生一种力量把铁道旁的石头刮起来,去拍击火车。"这个外星人接着又说:"你有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帮忙的呢?"

孟:"上次和我见面的女士,我能不能再和她见面?"

外:"她不想和你见面!"

孟照国一听心里头非常难过,几个外星人反而笑了起来。

"你这个地球人倒挺重感情的嘛!"其中一个外星人带点揶揄口吻地说。

孟:"她为什么要和我做那个事情?"

外:"这样子,六十年后,在我们的星球就有一位地球农民的儿子。"

孟:"我能不能看到他?"

外:"能!"到这里那位首领用手势阻止部下再说下去。

孟照国说他求见被拒,心里简直难过极了,话就不想多说了。

后来首领指示原先带他来的人送孟照国回去。

外星人用去时的方法,将孟带回到家门前院子就走了,打从一开始,孟就只穿着短裤,虽然是七月份,但山上的夜间是很冷的,孟照国赶紧拍门叫姜玲为他开门。

姜:"谁呀?"

孟:"是我!"

姜:"你自己进来呀!"

孟:"门锁着,我进不了。"

姜为孟开门一面还嘀咕着,门是锁着那你又怎么出去的。

自从发生这些事以后,外星人似乎和孟家一直保持某种程度的联系,孟家也发生起异常现象,例如,孟家房间窗台上摆着一盆君子兰,从七月到我采访时间止,整整一年之间已经开了两次花,这是过去从来没有的事。又有一次孟太太目睹君子兰发光。为此,我也采访了孟太太。

问:"听说你见过这盆花发光是吗?"

姜:"是的!发好大的白光!"

问:"是什么时候?"

姜:"那天我正准备睡觉,突然它发起白光,愈来愈亮,好亮哟!把我吓坏了,我赶紧用棉被盖起来。"

问:"自从孟照国发生这些事情以后,你觉得他有没有什么改变?"

姜;"有呀!他体力不行了,田里的事都干不了。"

问:"发生这些事情,你心里觉得害怕吗?"

姜:"怎不害怕?已一年了,照国的体力一直上不去。"

自事件发生以来,虽然外星人没有再出现在孟照国的家,但是似乎用心电感应和孟照国保持某种联系,例如孟照国曾经写给陈功富的信中大谈地球环保问题,其文化知识水平看来不像是一位只受过五年小学教育的人写的。

由于事件实在太离奇了,不少人认为孟照国在说谎。不过,2003年9月,他通过了测谎仪的检验,至于腿上的疤痕,组织测谎的UFO研究者张靖平引述医生指出,那不是由于正常的受伤或手术造成的。虽然通过测谎检验,但仍有不少民众质疑,从外星人的长相、找地球人生育的必要性、与时间上搭配是否合理,从科学角度来一一判定,认为孟男所言不可能为真,当作小说看看即可。

揭秘孟照国事件真相仍在继续,预知后续如何,且看【孟照国事件系列之二】...

 

同类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