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分类

喜马拉雅山与台湾的植被为何同缘 【图】

生态自然 发布时间:2019-11-15 07:31:09 发布人:admin 热度:

本文“喜马拉雅山与台湾的植被为何同缘 【图】”由第一名站导航网整理发布,文章来源自网络!

台湾岛的中央山脉与大陆的喜马拉雅山相距数千里,且有一道海峡相隔,然而它们的植被却有许多是相同的,这其中的奥秘在哪里呢? 根据地质学家的考察和研究,在三千万年前的早第三纪,喜马拉雅山脉与台湾岛不定期地沉 ...

台湾岛的中央山脉与大陆的喜马拉雅山相距数千里,且有一道海峡相隔,然而它们的植被却有许多是相同的,这其中的奥秘在哪里呢?


根据地质学家的考察和研究,在三千万年前的早第三纪,喜马拉雅山脉与台湾岛不定期地沉沦在汪洋大海之下。恰恰是第三纪中晚期的喜马拉雅山运动,使处在欧亚板块南缘的喜马拉雅山地和东缘的台湾岛,在印度块向北和与之形成互动的太平洋板块向西北的俯冲下,同时迅速仰翘起,一起脱海而出。成为中华大地新生的两个“孪生兄弟”。



当时台湾处于我国东部的湿润热带、亚热带气候区,在其逐渐成陆和与大陆连接的过程中,密布于福建沿岸低地的热带及亚热带森林首先覆盖了这片光裸的土地。而迅速隆起的喜马拉雅山地则将古地中海推向西方,位于其北山峦起伏的青藏高原古地中海海岸特有的热带、亚热带植被,也将喜马拉雅新生陆地打扮一新。然而,由于新第三纪的海浸,形成八十海里的海峡。将台湾岛与大陆分割开来,台湾植物在其特定的环境下开始了自己独特的发展历程。而喜马拉雅山区则持续快速隆升,并逐步吸纳了古老的高原山地植物,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形成了自己独特而又丰富的山地植物世界。


在位于宝岛南端的垦丁南仁山的热带山地雨林中,高大的香樟、油樟、绿樟、厚壳桂、印度栲、刺栲、岭南青冈、青冈、小果毛青冈、米楮栲等多种樟科和壳斗科植物在高空支起的绿色巨伞,林下是鸭脚术、杜英、倒卵叶桢楠等二层乔木和作粗叶木、紫金牛、瓜馥木、秋海棠、海芋、山姜等灌木和草本植物密密填满的林下空间,以及盘折于其内的鸡血藤等藤本植物,这一点很像西藏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原始密林。


台湾森林的主要组建树种香樟、红楠、厚壳桂、刺栲、青钩栲、印度栲、赤皮青冈、岭南青冈等,许多种也出现于喜马拉雅山地。表现最为典型的相似景象出现在位于中央山脉的合欢山。从低到高,依次是常绿阔叶林、铁杉林和冷杉林,简直就是东喜马拉雅山地的垂直带。


合欢山的森林分布怎么会与东喜马拉雅山地无任何区别呢?如果说某一个树种或某一森林群落从大陆迁移到台湾,还是有可能:这么一大片山她森林垂直与东喜马拉雅山如此之相似,真叫人难以想象。


在海拔二千二百米的高度附近,生长着一株株高逾二十米的巨树,一层层枝叶在通直的树干上水平展开,如同一把把巨伞撑在蓝天下,这就是文献中所记载的台湾铁杉林。它广泛分布于我国西南山地,是中华铁杉的变种。但令人百思不解的是,这种仅是生长在大陆西南海拔较高的凉爽地带的树种,是怎样经过广阔的亚热带平原和汪洋太海来到台湾的呢?


当穿过合欢山隧道来到北合欢山垭口时,在山脊线附近的台湾冷杉已成了低矮的具有旗形树冠的小老头树。树线上长满了大片的匍匐于地的柏树——玉山圆柏。而其间一丛丛玉山杜鹃红色的花朵簇拥在枝头,在深绿色的基底上泼洒出一张巨大的绿色斑。在阴坡,大片玉山前织出一张巨大的绿色绒毯铺满山坡,在山坡凹陷的低洼处。洋茅形成鹅黄色的补缀,台湾龙胆、玉龙胆、马先蒿、高山乌头小巧秀美的小花点缀其间。这番景象让人分不清是身在台湾中央山脉的合欢山上还是在东喜马拉雅的群山之中。


这里的玉山圆柏原本就与遍布喜马拉雅山地的高山圆柏同种,只因微小的差异强分出的一个变种。杜鹃、马先蒿与龙胆本来就是喜马拉雅与横断山脉的特色,玉山蔷薇是广布青藏高原绢毛蔷薇的变种,马无蒿、小檗、乌头、女娄茉、报克、白珠、忍冬等属组成的高山植物群落都与喜马拉雅山无任何区别。更令人惊奇的是这满山竟有一些地道的喜马拉雅植物,如长于岩隙中叶面被满绒毛的尼泊尔香青,从其名字就可知道它的喜马拉雅原籍。再比如玄参科的打绣球,原为喜马拉雅山地特有单种属植物,竟然也千里迢迢来此落户。如此之多的高山植物究竟何时,又怎样迁下高山,穿过广阔的华南亚热带平原山地,再越过台湾海峡迁居到台湾中央山脉的呢?现在科学家还没有拿出一个让人非常信服的回答。


不过,雪山的冰川痕迹,也许是解开植物的迁移之谜的一把钥匙。从植物生态学的观点分析,喜马拉雅山地植物只有在第四纪冰期、全球气候变冷时,才有可能逐步迁移到低海地区,并在这一时期,因为两极冰川扩展,海平面下降,台湾海峡与大陆相连,这些植物继而越过海峡,迁居台湾。但这毕竟仅是一种分析。地质与地理学家也拿不出过硬的证据,中国东部第四纪究竟出现了几次冰期,冰期时气温到底到什么程度。这也难怪,毕竟我国东部没有太高的山地,自然留不下令人信服的、确凿的冰川活动证据。


同类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