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分类

“有偿带孙”风波起:小白领大战岳母谁之过【图】

都市故事会 发布时间:2019-11-09 07:18:01 发布人:admin 热度:

本文““有偿带孙”风波起:小白领大战岳母谁之过【图】”由第一名站导航网整理发布,文章来源自网络!

“有偿带孙”风波起:小白领大战岳母谁之过,这篇故事耐人寻味。一定会给你带来独特的视觉冲击与心灵上的碰撞

2011年10月的一天,武汉市江汉区民政局二楼突然响起一阵喧闹声,一对年轻夫妇在离婚登记窗口激烈地争吵起来。此时,一个50多岁的中年妇女,怀抱一个两三岁的小孩,从门外冲了进来,朝这对剑拔弩张的男女哭求:“你们别吵了,千错万错,都是妈的错,妈再也不要什么‘带孙费’了,求你们看在孩子的分上,不要离婚啊!”年轻男子怒气冲冲地回应:“你现在说这些,太晚了!”

小夫妻闹离婚,这个当妈的为什么说是自己的错呢?而她嘴里所说的“带孙费”,究竟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稀奇!

丈母娘向女婿索要“带孙费”

葛军1982年出生于江苏常州,父亲是一名工人,母亲家庭主妇。2004年,葛军从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毕业后,应聘到武昌一家电子公司当技术员。

2007年5月,葛军在朋友的生日聚会上与徐茜相识,彼此互生好感,不久便谈起了恋爱。徐茜来自江西南昌,比葛军小两岁,在她念初中时,父亲就因病去世了,当医生的母亲一个人拉扯她和哥哥长大。2005年,徐茜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财会专业毕业后,应聘到汉口一家审计事务所担任会计。

2009年年初,这对年轻人登记结婚了。因房价太高,双方家庭的经济条件又很一般,不能给他们很多资助,于是,他们决定婚后暂不买房,而是以1500元的月租在徐茜公司附近的小区租了一套80多平米的两室一厅。

2009年9月,女儿朵朵出生了。葛军的妈妈从老家来到武汉带孙女。刚开始,一家人相处得还算融洽,每天下班回家后,徐茜会主动做家务、照顾女儿,让忙了一天的婆婆休息。为了感谢婆婆,徐茜还经常给她买些小礼物。

但矛盾渐渐出现了:婆婆是个麻将迷,每天总喜欢把朵朵抱到小区的棋牌室,看老人们打麻将。棋牌室抽烟的人很多,空气很不好。徐茜知道后,几次劝婆婆别带朵朵去棋牌室,但婆婆还是喜欢往那里跑。徐茜为此很烦心。

正在此时,葛军的哥哥打来电话,说父亲摔了一跤,腿骨折了。葛军的妈妈得知这个消息,第二天便心急火燎地回了老家。婆婆走后,孩子没人带,徐茜只好请了一周的假在家带孩子。

燃眉之急是请保姆,可请保姆一个月少说也得花1500元,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笔很大的开销。而且,他们也不放心把刚出生的女儿交给陌生人带。情急之下,葛军突然想起了已经退休的丈母娘。于是,他对徐茜说:“干脆让你妈来武汉带朵朵吧。”徐茜说:“我妈退休后又被医院返聘了,怎么可能来武汉带朵朵呢?”葛军说:“跟你妈说说嘛,你总不能老在家带孩子吧!”徐茜也正为找保姆的事犯愁,听葛军这样一说,便决定打电话问问妈的意思。

得知女儿家的情况后,母亲刘梅非常矛盾。她心疼女儿,也不放心外孙,但被单位返聘后,她每月可以拿3000多元补差,放弃这个机会实在可惜。见岳母犹豫不决,葛军亲自给岳母打电话求情……刘梅思索再三,终于答应到武汉带外孙女。

2010年3月,刘梅来到武汉。她是医生,很懂得科学育儿,还经常阅读女儿买的育儿书,朵朵在她的悉心照料下,健康地成长着。刘梅做事很麻利,在带外孙女的同时,还忙里偷闲地做家务,到附近的超市买菜。女儿女婿都不会做饭,女儿每天下班回家接过朵朵,刘梅就下厨做饭。然后一家人围坐在桌边,一边吃饭,一边听刘梅讲朵朵白天的趣事,一家人其乐融融……

但有件事令刘梅很烦恼:女儿和女婿都很懒,而且网瘾都很大,特别是葛军,对网络游戏非常痴迷,每天吃完饭就钻进书房打游戏。徐茜则热衷于网购,经常在网上买些用不着的东西,两个人花钱毫无计划。刘梅数次劝他们存点钱,他们却不以为然……

刘梅经常带着外孙女在小区的花园里玩,小区里有不少孩子,有的由保姆带,有的由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带。有一次,刘梅和带孩子的老人们聊天时,听到几位老人在互相询问各自的带孙费是多少。刘梅不解地问:“什么是带孙费呀?”一位老人说:“就是让儿女给自己开工资,这叫‘有偿带孙’。你也可以让你女儿女婿给你开工资呀!”

刘梅想,自己为了带外孙女,放弃了医院的返聘,每月少了几千元收入,而这两个月来,自己又带孩子又做饭,比上班辛苦多了,女儿女婿却不体谅她,特别是女婿,在家里像个少爷,把自己当个免费老妈子。而且,他们花钱大手大脚,如果找他们要带孙费,可以在经济上给他们施加一点压力,让他们改掉乱花钱的毛病,再说,自己可以把这笔钱存起来,等将来他们需要花钱时再给他们……

刘梅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当晚,刘梅就对女儿女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现在不少老人替儿女带孩子都是有报酬的,希望你们也能按请保姆的标准给我开工资。”夫妻俩听后都感到很惊讶,徐茜说:“给您付工资?妈,您可真会开玩笑!”刘梅说:“我没有跟你们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从下个月开始,你们得每个月给我付1500元工资。”

各不相让!

“有偿带孙”引发一地鸡毛

葛军私下问徐茜:“你妈这是什么意思啊?是不是嫌咱们对她不好?”徐茜说:“我也不知道,要不我找个时间跟妈谈谈。”

第二天晚饭后,徐茜和母亲一起去超市买菜。她问母亲:“妈,您怎么突然提出要带孙费呢?”刘梅说:“妈要带孙费,是想体现自己的价值,也让你们知道,父母不是免费的劳动力。”停了一下,她接着说:“其实,我还有另一层考虑。我看你们大手大脚地花钱,一点不为将来打算,很替你们担心。我想把带孙费存起来,等你们将来有困难时再拿出来。”

徐茜觉得妈妈的话不无道理。晚上睡觉时,她把妈妈的意思转达给葛军,“要不咱们就按妈的意思做吧,反正这些钱她也不会花,以后还是咱们的。”葛军说:“你还真相信你妈的话呀?说不定你妈要钱是为了贴补你哥。”

徐茜说:“你别这么小心眼,我妈不是这样的人。”葛军说:“你妈这么对我们,你还袒护她。”徐茜说:“妈既然提出来了,咱们就给她吧!”葛军说:“带自己外孙女还要钱,说出去也不怕别人骂!”

第二天一大早,葛军没跟刘梅打照呼就出门了,晚上回家也是沉着脸不吭声。刘梅觉得女婿不仅不愿意付带孙费,还摆脸色给她看,她感到很窝火。于是,她对徐茜和葛军说:“你们如果不愿意付带孙费的话,我就回南昌,你们还是尽快请保姆吧!”说完便开始收拾东西。

听岳母说要走,葛军傻眼了。岳母把朵朵带得这么好,怎么能让她走呢?他示意妻子劝劝岳母,徐茜却一扭头:“我劝不了。”葛军虽然心里不乐意,可还是对岳母说:“妈,您别生气,您的要求我们答应,您看每月给您1000元行吗?”刘梅说:“1500并不高。我要带孙费并不是因为我想钱,我就是想让你们知道,做父母的帮你们带孩子,并不是天经地义的事,你们应该知道感恩。”葛军急忙说:“妈,您说得对,1500就1500吧!”

自从同意给刘梅带孙费后,葛军的心理便起了变化。过去,他虽然不做家务,但对刘梅的付出一直心存感激。可现在,他觉得这一切都是应该的,因为他付了钱。同时,他对刘梅的尊重之情也消失了,以前他对刘梅总是妈前妈后地叫,现在却很少叫了,跟刘梅说话的语气也变得生硬起来,还隔三差五地挑刘梅的错,有时说刘梅把菜做咸了,有时说刘梅没把朵朵带好……

平时,家里的伙食费都放在抽屉里,刘梅买菜时就从里面拿。有一天,刘梅告诉葛军伙食费用完了,葛军说:“家里的伙食开得又不是很好,钱怎么用得这么快呢?”刘梅说:“你真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现在连把青菜都卖五六块。”葛军说:“这样吧,以后您每天买菜后都记个账。”徐茜说:“妈又不是外人,有这个必要吗?”葛军说:“妈不是说我们不会理财吗?有个理财专家说,理财首先要从记账开始。”刘梅怕女儿女婿闹矛盾,连忙打圆场:“葛军知道要理财是好事,没关系,妈从明天起就开始记账!”

从第二天开始,刘梅便把当天买菜的明细一一记在账本上,葛军每天晚上都会查阅账本,发现哪些地方有问题,都会一一过问。

一天,刘梅抱着朵朵在小区门口转悠,见一位太婆在卖小孩的棉袄棉裤,手工缝制的,质量很好,刘梅便给朵朵买了一套。晚上,刘梅把棉袄棉裤拿给徐茜看,徐茜随口问母亲这套棉衣多少钱?刘梅说:80元。葛军在一边没好气地说:“这么难看的衣服还要80元?太贵了吧!再说现在还没到冬天,买棉衣做什么?”刘梅说,“虽然没到冬天,但可以先准备着呀,手工缝制的棉衣暖和又舒服。这棉衣是我给朵朵买的,不用你掏钱。”葛军说:“哎呀!怎么好意思让您掏钱给朵朵买衣服呢?”葛军语气阴阳怪气的,让刘梅很尴尬,她说:“朵朵是我外孙女,我跟她买套衣服有什么不可以的?”但葛军却硬把钱塞给了刘梅,还对刘梅说:“您把钱拿好,以后您就别自作主张给朵朵买东西了!”刘梅气得一时语塞。

圣诞节即将来临。自恋爱以来,葛军和徐茜每年圣诞节都会选一家好的餐厅美餐一顿。圣诞节前几天,他们便开始商量预订哪家餐厅,葛军提议到汉口新世界百货附近的一家海鲜自助餐厅吃自助餐,徐茜当即表示赞同。葛军便打电话预订位置,对方问葛军订几个位置。葛军回答说:“两个”。徐茜问:“怎么只订两个位置呢?难道妈不去吗?”葛军说:“带妈去干吗?她吃得惯自助餐吗?”徐茜说:“你怎么知道她吃不惯?我看你根本没把我妈当自家人。”“到底是谁没把谁当自家人呀?带个外孙女还跟我要带孙费,我凭什么请她吃两百多元一份的自助餐?”两人大吵一架,好几天都没有说话,圣诞节的庆祝活动也取消了。

葛军还将此事迁怒于刘梅,对刘梅横挑鼻子竖挑眼。刘梅觉得自己实在太不值了,她对葛军说:“我知道你对给我开工资的事一直耿耿于怀,我也不让你为难了,这个月带完,我就回南昌,朵朵你们爱找谁带就找谁带吧。”

葛军对徐茜说:“既然你妈要走,就让她走吧,花钱还怕请不到保姆呀!”第二天,他就去小区附近的家政公司物色保姆,看过几个人的资料后,发现符合条件的并不多。最后,他咬牙花2000元请了一个20岁出头的安徽小姑娘。随后,葛军将保姆带回了家。刘梅见状,知道女婿已经下了“逐客令”,于是收拾行李回了南昌。

大战不休!

“有偿带孙”到底该不该

按照事先的约定,小保姆只带孩子,不做饭。葛军和徐茜下班后,只得在小区附近的餐馆点菜,花钱多又不卫生,而且保姆带孩子也不是很上心,葛军忍不住批评她,可说重了她还撂挑子。葛军只好忍着,怕保姆一气之下跑了。

最令葛军气愤的是有一次他中途回家取文件,打开门时,看见朵朵趴在客厅的地板上哇哇大哭,葛军抱起朵朵,刺鼻的臭味扑面而来,原来是屁股上糊满了大便。而保姆竟然在他们的卧室里,对着镜子涂抹徐茜的化妆品,葛军气得大骂保姆……

回公司后,葛军根本没有心思工作,他想起网上一些保姆虐待孩子的报道,心想自己刚才将保姆骂得狗血淋头,自己走后,保姆会不会拿朵朵出气呢?他顿时吓出一身冷汗,立即向经理请假,匆忙赶回家……

后来,他们又找中介换了一个40多岁的保姆。通过各方面考查,夫妻俩都觉得这个保姆还不错。可谁知保姆的丈夫就在小区附近的工地上做工,隔三差五地跑到他们家,有时还要求在他们家过夜……葛军不胜其烦,可他又不敢得罪保姆,怕保姆对女儿不好。一个月后,保姆居然要走,说她丈夫的工地请她去做饭,每个月2500元……

保姆突然要走,中介公司又没有合适的保姆接替,小两口愁得茶饭不思。葛军硬着头皮对妻子说:“我看你还是打电话请你妈回来吧!”“我妈是被你气走的!要打你自己打。”“我以后绝不惹她生气了!”葛军好言哄劝妻子。事已至此,也没有别的办法,徐茜只得给母亲打电话。在女儿的一通哀求下,加上想念小外孙,刘梅心软了,答应重回武汉。小两口听罢,顿时喜笑颜开。

刘梅来武汉的那天,葛军和徐茜带着朵朵到汉口火车站接她。接到刘梅后,葛军主动叫了声“妈”,随后接过刘梅手中的包。刘梅从女儿手中接过朵朵,亲个不停。

刘梅重回武汉后,葛军和徐茜的后顾之忧解除了,他们又可以每天安心地工作,吃到可口的饭菜了。大概是好了伤疤忘了痛,葛军又开始对丈母娘有偿带孙一事耿耿于怀,但想到是自己主动求丈母娘来的,他只能将不满压在心里。

尽量刘梅对朵朵照顾得非常细致,但还是免不了失误。有一次,朵朵不知吃什么吃坏了肚子,一天拉了好几次,还一个劲地哭闹,吵得葛军心情烦躁。他不停地指责刘梅:“您究竟是怎么带孩子的呀?把孩子弄成这样!”刘梅也很着急,一个劲地自责。后来,三个人一起把朵朵送到儿童医院看医生,打吊针开药一共花了500多元。

那个月给岳母发带孙费时,葛军毫不客气地从中扣了500元。徐茜说:“葛军,你太过分了吧。”葛军说:“妈把朵朵带病了,这钱当然该由妈出!我怎么过分了?”刘梅见状,赶紧劝女儿:“葛军说得没错,是我没带好朵朵,这钱该扣!”这件事过后,虽然三个人都没再说什么,但心里都觉得挺别扭。

转眼国庆节到了。葛军的几个朋友来家里做客。夫妻俩到超市买了些熟菜,刘梅又下厨烧了几道菜。葛军的几个朋友边喝酒边聊天,见朵朵聪明乖巧,活泼可爱,不禁羡慕地说:“葛军,你真是好福气!有丈母娘帮你带孩子,带得这么好,还不用花一分钱。”葛军放下酒杯,“兄弟,你这话可就说错了,我每月都得给她老人家开工资呢!”一位朋友说,“你说笑吧!你丈母娘给你们带孩子还要钱?”葛军说:“我可没跟你说笑!1500元,少一个子儿也不行!”

徐茜听了,大声说:“葛军,你说什么呢?”葛军大概也喝多了,他指着徐茜说:“我们是给你妈开了工资啊,难道我说错了?”徐茜一听更恼火,脱口而出:“你混蛋!”“你骂我?”葛军伸手给了徐茜一巴掌。徐茜还了葛军一巴掌。朋友们纷纷劝架,正在厨房忙碌的刘梅听到了争吵声,也赶紧出来劝架。徐茜说:“你这种小肚鸡肠的男人,我跟你再也过不下去了,我要跟你离婚!”“离就离,谁怕谁呀!”

尽管刘梅劝女儿为年幼的孩子考虑,保住这个家,但徐茜坚决要离婚,葛军的态度也很强硬!于是便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见女儿女婿走到这一步,刘梅非常自责,后悔自己当初不该提出要什么“带孙费”。但同时,她又觉得很委屈:自己全心全意地带外孙,要点“带孙费”并不过分,况且这笔“带孙费”也是为他们存着的,为什么女婿就不能理解呢?

网友讨论:如何看待“有偿带孙”

对此问题,1000多名网友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大部分网友表示理解,认为老人有权拒做免费保姆,要“带孙费”理所当然。但也有不少网友表示质疑,认为长辈向子女索要“带孙费”不近情理,有伤亲情。

理解方——

波特的海德薇:父母抚养子女是应该的,是法律规定的义务,但没有人规定辛苦了一辈子的父母还要义务照顾子女的子女。老人本应安享晚年,好好享受生活,可还要带孙子或是外孙,做子女的为什么不能付“带孙费”呢?

悠闲一族:“啃老族”的出现,深深影响着老人们的幸福指数。应该说,有偿带孙是对“啃老”的一种纠偏。不去根除“啃老”这种思维,老人们晚年生活就要大打折扣。

下雪的北极:老年人应当有自己的生活,带小孩那么累,做儿女的也要体谅父母吧,如果要给钱,多给父母一点钱又不是坏事,难道他们拿了会去挥霍么?最后还不是花在你们身上!我觉得这件事没有理由计较。

反对方——

不可思议先生:老人有余力,带带孙子是可以的,身体不好、经济条件不允许,不带也是应该的。如果身体好,经济条件好,再加之子女确有经济或时间方面的困难,带孙是老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56岁刘女士:我一直在女儿家带外孙女,虽然很辛苦,但很有乐趣。女儿曾提出每月给我支付一定的“带孙费”,被我骂了一通。我说,要给钱,你们就请别人!我觉得老人虽无法律义务照顾孙辈,但向子女要“带孙费”,亲情上难以接受。

秋啊里个秋:我家是公婆无偿带孙子,老人有退休工资。我觉得如果老人本身生活有保障的,能帮孩子就帮帮孩子。现在年轻人就业压力大,家里的事情,长辈处理好了,更有利于孩子的工作。

同类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