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分类

头戴鲜花的拾荒老太【图】

都市故事会 发布时间:2020-05-23 12:11:12 发布人:admin 热度:

本文“头戴鲜花的拾荒老太【图】”由第一名站导航网整理发布,文章来源自网络!

虽然默默,赤是真爱。
  朱妍年过30,成了老姑娘。她在职场上做得久了,感到很累,便辞去工作,在闹市区租了一间极小的店面,开了一家花店。
  因为店面太小,每天花店开门营业,朱妍都要把一些花束、插花作品什么的陈列在门口。
  在朱妍开店不久,她看到一个老太太,腰弯成了90度,腰部以上的椎柱又弯成了弧形,像是单峰骆驼的驼峰,再加上她向下低垂的头,整体看上去像是一个问号。就是这样一个老太太,常常是头上插满鲜花,拖着拾荒的编织袋,从朱妍的店前经过。
  朱妍当然知道,这些鲜花肯定是老太太在垃圾箱捡到戴在头上的,因为这些花都已经不新鲜了。
  开始的时候,朱妍想,这老太太一定是精神有毛病。时间一久,她发现老太太的精神很正常。老太太每次经过花店门前,都要停下脚步,艰难地转过低垂的头颅,吃力地侧脸看着鲜花,满脸喜爱迷醉的神色,舍不得走,干瘪的嘴唇还嚅动着,像是跟花儿说话。
  那一次,朱妍见老太太在一簇白水仙跟前,佝偻着身子看起来没完。朱妍想老太太必是特喜欢这些白水仙,过去抽出一枝送给老太太,老太太却扭着脖子,侧着脸往上看着朱妍说:“我不能白要你的花,等我有钱了,我来买。”
  说完,老太太插着满头捡来的杂色鲜花,拖着拾荒的袋子往前艰难地走去,而且是每走几步就会停下来,然后是大问号的身体侧转90度,身体顺向要前进的方向,转脸向前看路,因为她低着的头已经没法抬起从正面看路了。
  这老太太几乎天天打朱妍的店前经过,每每看到老太太佝偻着身子走走停停,然后再是一个侧身转脸看路,朱妍都会心生一种悲悯的感情。她猜想这老太太肯定是无儿无女也无孙了。那次朱妍想给她点钱,老太太却坚决不要,她说有政府的低保金,还能捡破烂赚钱,现在还不用别人的帮助呢。
  呵,这是一个自爱而又坚强的老人!可她再怎么坚强,如此的老迈,如此艰难的生活,还是让朱妍深深地同情着她。
  朱妍总是想,怎样才能帮帮老人呢?帮钱帮物老太太都不要,那么,再能为老人做点什么呢?老人走路走几步便半转身体侧脸看路的情景似乎总是牵扯着朱妍的心。
  这天,朱妍闲来无事,又拿过一面摩托车的后视镜,一会儿用镜子照照自己,一会儿用手爱惜地抚摸着这面凸镜。这面凸镜是多年前她男朋友在分手的时候送她的最后礼物,这么多年,她常常拿着这面摩托车的后视镜对镜思人,伤感无限。
  摩托车后视镜像其他车辆的后视镜一样,因为是凸镜,视野也就特别大。看着这面凸镜,朱妍突然有了一个灵感,何不给那戴花拾荒的老太太安装一个前视镜呢?老太太身子佝偻得无法抬头看路,如果把这面后视镜挂在老太太的腰上,镜面朝前地吊在老太太的裆前,她向下勾着的头就可以很自然地看到镜子,通过光的反射,也就看到了前面的道路,那她以后也就不用走走停停、艰难地侧身转脸往前看路了。
  说做就做,第二天她把老太太拽进花店,把那面后视镜挂在老太太的腰上,上路一试,老太太乐得侧脸向上地看着朱妍,满脸的皱纹乐开了花,她说这东西好,能把前面的道儿看得一清二楚,就是道两边的物景都能不费劲地看到哩。
  老太太一个劲地说这东西好,拉着朱妍的手要去她家串门。
  朱妍只是想帮帮老人,没有想过要跟这个老人走得太近。她拒绝了老人的好意,顺口怜悯地问了一句:“奶奶,你有家吗?”老太太说她有家,虽然就她一个人,但是她有家。
  看着老太太身挂前视凸镜,拖着拾荒的袋子离去,朱妍的心中涌起一股悲伤。那是七年前,朱妍的男朋友是个摩托车迷,整天沉醉在摩托车的速度里。他经常跟摩托车发烧友飙车比赛,曾发生过好几次吓人的车祸,男友也多次受伤。朱妍在多次劝说无效的情况下,在男友又受了一次轻伤的时候,她给了男友一个最后的通牒:如果他再碰摩托车,她就永远不跟他见面了!
  想不到第三天的时候,男友给她送来一面摩托车的后视镜,说他喜欢摩托有点痴迷了,不让他碰这东西恐怕办不到,所以,他送她一面摩托车的后视镜留作纪念。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朱妍的心都要碎了。他和男友虽然认识了三年,两人也互相爱慕,但是这份情愫双方都是珍藏在心里的,谁也没有把这事说破,更没有谈到婚嫁之事。如今男友送来一份最后的留念,也就是说他要永远地离开她了,或者说她从来就没有走进他的心里,只是她朱妍自己在一厢情愿而已。
  女孩的矜持让她一句挽留的话都没对他说,她微笑着收下了这份最后的纪念物,事后却独自哭了三天。因为那面镜子,常常使她睹物思人,七年了,怎么也无法忘记他。他是她成为老姑娘的唯一原因。如今朱妍把这面镜子送出去,她想也许可以把他忘掉。
  因为赠镜一事,拾荒老太太好像跟朱妍亲近了许多,只要经过朱妍的花店,老太太都要认真地停下来,要么和朱妍说几句话,要么像看自家的花儿那般地看看朱妍的花。有时朱妍给她点水或者饮料什么的,她也可以接受喝掉。但是,无论老太太怎么喜欢朱妍的那些花,她也只是看,而不白要朱妍花店的一枝一叶。她头上戴的永远是在垃圾箱捡到的那些萎蔫的花朵。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有一天,老太太给朱妍送来一面古铜镜,只有巴掌大小,放在手里掂着却是很沉。这面铜镜虽然镜面磨光可以照人,但也只是照出一个模糊的影像,与现代的玻璃镜没法比。
  老太太说,这面镜子是她丈夫家的家传之物,当初丈夫送她这面铜镜,说这是一面有魔力的铜镜,女人照这镜子会越照越俊越漂亮。所以,老太太结婚后的几十年里总照这面铜镜,丈夫也爱了她一辈子。可惜,这面镜子只能让女人漂亮,不能让女人留住男人,她丈夫已经死去20多年了。
  这面铜镜虽然不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却也应该算一件古董,朱妍说她不能要这么贵重的礼物,老太却坚持要朱妍收下,说她也不是白送朱妍宝镜的,以后,她喜欢什么花儿,可以在朱妍这里白拿的。
  给朱妍赠了铜镜之后,老太太真的隔三差五来自拿朱妍一枝白水仙。老太太说她丈夫也是出身书香门第,丈夫懂女人也懂爱,他年轻的时候总是送她白水仙,说妻子就像白水仙一样,是水仙转世,是花魂。
  时光如梭,不知过了多久,朱妍见不到拾荒老太太了,正在她为老人担心的时候,突然一天有人来找朱妍,说是有一老太太要死了,找她过去说话。
  朱妍被人领到地方,果然是拾荒的老太太找她。朱妍见老人像虾米一般佝偻着身子侧卧在床,闭着眼睛像去世了一般。

  听说朱妍来了,老人睁开眼,要朱妍近前,并用最后的一点力气告诉朱妍,她曾给朱妍的那面铜镜是包铜的金镜,里面有5两纯金,当时没告诉朱妍是金镜,是怕朱妍不会要的。现在她要死了,请朱妍用鲜花把她围起来,并且要尽量多的白水仙,用花朵在她的四周摆成一个船形,她要乘坐一只花船,去奈何桥的那一边和丈夫团聚了。
  朱妍含泪答应了老人的要求,也不禁疑惑小声询问老人:那面铜镜真的是金镜吗?这么贵重的东西为什么要赠送一个非亲非故的人呢?
  老人吃力地从枕头下面摸出一张发黄的纸条,上面写着三个字:我爱你。
  朱妍接过纸条看视,觉得这字迹很熟悉,但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一脸疑惑地看着老太太。
  老人见此,使出最后一点力气说:“闺女,你怎么忘了吗?这纸条是你送我那面走路的镜子时写的。那一次我不小心摔了跤,把挂在腰上的镜子打碎了,你写在镜子里面的纸条就掉了出来。我还认得字的,闺女呀,20多年没有人说爱我的了,只有闺女你对我说了,我,我就送了你金镜……”
  老太太说到了这里,用完了最后的一点生命力,安详地离世而去。
  朱妍捧着“我爱你”的纸条,想起这上面的字迹是她男友的笔迹。她完全明白了,当初男友最后赠她一面摩托车的后视镜,那不是最后分别时的赠与,而是含蓄隐蔽地求爱。他把“我爱你”藏在后视镜里,而她收了镜子,却从来就没有把那镜子的护镜铁壳和镜面打开过。是老太太打碎了镜子,发现了纸条,误以为是朱妍对她说,我爱你,这样阴差阳错地温暖了在人世间孤零零的老太太。
  用鲜花送走了爱花的老人,朱妍开始疯狂地寻找她多年前的男友。可当她寻找到他的下落时,得知他早已是他人夫婿,并且在多年前的一次车祸中断了一条腿,他们一家人一直生活在困顿中。
  朱妍没有在前男友面前现身,因为拾荒老人已经没有了任何继承人,朱妍把那面金镜悄悄送给了前男友的妻子,希望他们用这金镜换上一笔钱。

同类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