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分类

老满的麦子【图】

都市故事会 发布时间:2020-06-30 12:11:02 发布人:admin 热度:

本文“老满的麦子【图】”由第一名站导航网整理发布,文章来源自网络!

  (一)

  一进入五月,天气逐渐热起来了,田里的麦子一天一个样地发生着质的变化,由青及黄,麦粒也殷实饱满起来。远远望去,一片金黄的麦浪荡涤在广袤大地上,映衬着初夏的阳光,闪耀着金色的光芒,煞是好看。五月麦浪翻滚,一片丰收景象。

  老满的一亩二分麦田是一块长方形的条形田块,与椅子湾村委会仅隔着一条南来北往的乡村公路。老满每天都要到田边去转一圈,看看日渐成熟的麦子,闻闻麦穗的清香,无限暇想一下今年的好收成。老满寻思着,过几天得请上几个人,把成熟了的麦子收回来。

  这天下午,老满刚从地里回来,坐在院坝里歇息,村主任田从军急匆匆地赶了过来,老远就喊道:“老满叔,跟你说个事!”

  老满赶紧把田从军迎进院子,拿把椅子让他坐下,满怀狐疑地问:“田主任,你找老叔有啥事啊?”

  田从军坐下来喘了口气,取出口袋里的烟来给老满递过去,殷勤地点上火,然后自己又点上了一支,美美地吸了一口,吐出一个圆圈,才笑眯眯地说:“老满叔,县长要来帮你割麦子。”

  “什么?县长要来帮我割麦子?”老满吓了一跳,吃惊得差点从凳子上跌下来。他赶忙稳了稳神,讪笑着说,“田主任,你这个玩笑开大了吧?县长是个大忙人,咱县那么多事情,他能来帮咱割麦子?不可能,不可能!”

  田从军收住笑容,满脸严肃地说:“老满叔啊,没跟你开玩笑,这个可是真的哦!”原来,县里今年开展了一个“助春耕”活动,要求县级部门的机关干部都要下来支农。椅子湾村是县政府办的联系点,县长要带着政府办的机关党员干部来帮农民收割小麦。

  “全村那么多户,咋就单单选中了咱呢?”老满还是不相信县长会来帮自己割麦子这件事。

  田从军耐心地解释道:“你以为谁都能享受到县长来帮忙收割小麦这个待遇啊?你老都快七十岁了,就你一个人,能一时半会能把那一亩三分地的麦子收回来?再说了,你是老党员,思想政治素质好;你儿子在边防上服役,你是军属,村上是从多方面综合考虑才推荐你的,你还有什么顾虑呢?”

  老满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手一抖,半截烟灰掉到了地上。年轻的时候老满当过十多年的生产队长,还当了几年村上的民兵连长,算是有些阅历。老满的老伴刚满六十就过世了,在云南边防当兵的独生儿子就劝老满把田地全退了,自己来养活他,但老满死活不肯,非要自己种着。老满说,农民不种田地,等于工人不做工,吃穿用都得用钱靠买,那哪能遭得住啊?直到前两年老满真的感觉到有点力不从心了,才退了一部分田地给村集体,留了一亩三分地作为自己的口粮田,再在房前屋后种点瓜瓜菜菜,日子还算都得下去,不过身体却是每况愈下。去年的秋播,还是田从军带着村上的几个年轻党员给老满打了两天义务工,才协助老满把小麦种下去。想到这,老满抬起了头,问:“大侄子,你说需要咱做些啥呢?”

  “你什么都不需要做,现在就把那块麦田先留着吧。”田从军站起来又给老满递上了一支烟。

  (二)

  县长要来帮咱收割麦子!?老满想想这事就有点激动。这辈子活到都快入土了,老满见过最大的“官”就是乡长。党和国家领导人倒是在电视上经常见到,不过那个离自己太遥远了。老满寻思着,这事可得好好琢磨琢磨。

  每天吃过早饭或午饭,老满都要拿着一根长长的竹杆,到田坝里去晃荡一圈,看看麦子的长势,赶走前来偷啄麦子的麻雀,然后坐到田埂上抽上一支烟。

  麦子成熟了,乡邻们开始组织收割。空旷的原野上,一片片黄灿灿的麦子倒下去,一块块黑里透红的土地亮出来,麦香味混合着泥土的芳香,沁人心脾。

  老满闲着无聊的时候,就蹲在田埂上看别人收麦子。看着邻居忙不过来的时候,老满也去搭把手,递递麦把子什么的。大家有时就打趣他:“老满叔,你家的麦子什么时候收啊?”老满咧开大嘴先嘿嘿一笑,干咳两声说:“不急不急,县长要来帮咱收麦子呢。”

  嘴上虽然说着不急,老满心里还是有点没谱。几天过去了,田坝里的麦子已经收割了大半,老满的麦子依旧精神万分地竖在田里。老满等不住了,匆匆忙忙跑去村委会找田从军,焦急地问:“田主任,你看这麦子黄得都快掉穗了,你说县长要来帮咱收麦子,这到底来不来啊?再不收可就要减产了!”

  田从军安慰老满说:“老满叔你别着急,我先问问乡里的领导再回答你,好不好?”

  老满说:“那你赶紧问吧,农时不等人啊!”

  田从军摸出电话给乡长打电话,询问县政府办的志愿者什么时候能来开展“助春耕”活动,并汇报了老满当前的思想状况。然后,田从军就“嗯、嗯”地应答着,不时地还点点头。

  老满怅然地看着田从军,干着急也没有办法。耐心地等田从军把电话打完,老满小心翼翼地问:“乡上领导怎么说啊?要实在不行,咱就再另请人把麦子收了吧?”

  田从军转过头用奇怪的眼神看了老满好一阵子,看得老满心里有点发怵。老满避开田从军的目光,嘟囔着说:“田主任有话你直说啊,你那眼神怪吓人的。”

  田从军“噗哧”一声就笑了,拍了拍老满的肩膀说:“老满叔啊,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前两天县长出差去了,估摸着今明就能回来。乡长说马上跟县上沟通确定时间,回家好好等着吧!”

  “那得快点,不然麦子都开始掉穗了。”老满从村委会里走出来,又去巡查麦田。几只麻雀正在立在麦穗头上啄食。老满随手捡起一块小石子扔过去,“轰”地一声,麻雀们齐扑扑地飞走了。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田坝里只剩下了老满那一块正待收割的麦子,象一块疮疤或者补丁。远远望去,煞是显眼。

  (三)

  这天上午一大早,一辆考斯特中巴车驶进了椅子湾村。车辆停在村委会旁的路边,县长带着县府办的机关党员干部一行十余个人从中巴车里走出来,田从军赶忙迎上去,陪同前来的乡长连忙介绍说,这就是椅子湾村的村主任。田从军笑着热情地招呼:“欢迎县长百忙中抽出时间到我们椅子湾村检查指导工作!”

  县长是个白白净净的中年男子,戴着一幅金丝眼镜,很斯文很有涵养的样子。与田从军简单地寒暄了几句,询问了村上的人口、土地、主要产业,然后就让田从军带着往老满的麦田走过来。

  老满正在麦田埂上赶麻雀,看见田从军领着一大群人走过来,心里便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田从军走在县长前边,看见老满就大声地喊:“老满叔,你过来一下!县长带人帮你收割麦子来了。”

同类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