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分类

东莞女的后代【图】

都市故事会 发布时间:2020-03-25 12:12:04 发布人:admin 热度:

本文“东莞女的后代【图】”由第一名站导航网整理发布,文章来源自网络!

东莞女的后代- 一个故事,一种人生;一段文章,一种生活;看世间百态,品人情冷暖,每一个故事、每一篇文章,都诠释活着的价值和不同的人生。

过完春节我从省城回来,迎面碰到两个女孩也拖着行李车,大约是出门去的,两个女孩对着我叫:“老师新年好!”

我稍微打量了一下两个女孩,大概十六七岁,一个胸脯高耸,一个营养不良尚未发育的模样,我有些疑惑地问:“你们是?”

那个发育不良的女孩有些惊异地问:“老师,您不认识我们俩了?(她用手指着大胸脯的女孩说)她是黄小山,我是和鸣啊!”

经和鸣一提醒我立刻想起来这两个女孩,她们俩人都是男性化的名字,黄小山倒也名副其实,刚上初中那一年,也就是十三、四岁胸前就仿佛堆起了两座小山,成为情窦初开的男生们关注的对象,也让女生们自愧不如;和鸣大约也像她的名字寓意那样,三年不鸣,一鸣惊人,三年不飞,一飞冲天,这不,已经上高中了,胸脯仍然平平,不知她何时才真正一鸣惊人?

我笑着说:“老师哪能不认识你们呢?是问你们这是要到哪儿去。”

黄小山说:“老师,我到省城去读高中,我妈妈现在到省城打工去了,她(指着和鸣说)到市二中去读书。”

我“喔”了一声,算是表示明白了,打过招呼之后,两个女孩告辞走了,我拖着行李车回家,边走我就边想,这几天网络把东莞神秘面纱彻底揭开了,原来珠江三角洲水深得很。

记得和鸣刚上初中的时候,她个子矮小,我去巡视各班级新生到校情况,无意间发现初一三班有一个女孩身高只有一米三左右,我以为是哪个同学把自己妹妹带到学校里来了,班主任秦老师向我说是本班的学生,只是发育不良。

在第一次班主任例会上我就强调班主任必须摸清本班学生家庭详细状况,以便掌握第一手资料,对于学生实行人性化管理,后来秦老师对我说,和鸣是一个畸形家庭里的孩子,她没有父亲母亲是东莞女,她从小跟着年迈的外祖父外祖母生活,据说她外祖父很不喜欢她,从小在家里倍受冷遇,幼小的心灵承载了许多同龄孩子难以承受的苦痛,性格孤僻,自卑。

我敦嘱秦老师对这样的孩子多关心多爱护,让她在社会正常环境中成为一个品格健全的人。

我所担心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一天我正在办公室备课,突然和鸣哭哭滴滴跑进了我的办公室向我状告秦老师,说秦老师摸了她的胸脯,我看看她一马平川的胸脯,连女孩子该用的乳罩都没用,根本就没有女性化特征,秦老师难道这么直观的事情也弄不清楚吗?我不太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但是,学生是属于我们保护的对象,尤其是对未成年的女孩更是应该慎之又慎,我让她把事情的经过详细写下来,让她先回班级上课,等待我进一步调查,然后召开校务会研究处理决定。

秦老师对和鸣的告状辩解说:“您估计也看出来了,我摸她的胸脯那也得有东西可摸呀!纯粹是诬告嘛,我跟您说过的,她妈妈就是东莞女,连父亲是谁都不知道,什么种出什么苗,她这是受她妈妈的遗传基因的影响,幻想有人摸摸她,十三、四岁,一点发育的迹象都没有,还喜欢整事儿。”

对于秦老师的辩解,我觉得理论上就站不住脚,没有谁是天生的卖淫女,更不存在遗传问题,但是,我也得需要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教师伤害了学生才能做出正确的处理决定,于是暂时把这件事儿放下了,不过我还是对秦老师做出了警告,希望他不要伤害学生,不然就是学校能够放过他,法不容情,最好还是好自为之。

几天以后,黄小山也向我反映说秦老师摸了她的胸脯,我看了看她从胸罩中溢出的肥硕的乳房,的确对一个成熟的男人具有巨大的杀伤力,我也让黄小山留下了书面材料,然后再一次找秦老师谈话:“一个女孩说你猥亵她,你可以作出辩解,当另一个女孩也出现同样的事件时,你的辩解就会显得苍白无力,我现在给你一个选择,一是如实向学校作出交代,学校依据实际情况做出处理决定;再则,我们向公安机关报案,由警察出面解决问题,你可以回去仔细考虑一下再回答我。”

第二天,秦老师不辞而别了,好在这件事没有造成大的伤害,也没有造成太大的不良影响,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不久,我就调动到另一所学校工作,一天在回家的路上偶然碰见和鸣,她笑嘻嘻地对我说:“老师,听说还是一个人一间办公室,能不能把你办公室的钥匙给我一把?”

我奇怪地问:“你要我办公室的钥匙干什么?”

和鸣大大咧咧地说:“你星期六星期天不上班,把办公室借给我用用嘛!”

我说:“我可没这个权力把校舍随便借给你,如果你在那儿出了事,我将负连带法律责任。”

这件事情发生以后,她还曾要求把我的寝室钥匙给她一把,我小心谨慎一辈子,可不能让一个小丫头片子把我带到阴沟里去,断然拒绝了她,从外形上小丫头片子完全是一副发育不成熟的模样,可是她的名堂却很多,她当初是考上市一中的,据说她跟数学教师关系暧昧,被学校劝退了,但愿她在市二中能够吸取前车之鉴,走一条健康成长之路,不至于重蹈她妈妈覆辙,从这个角度说,东莞扫黄还是完全有必要的,当然,解决民工性饥渴也是很棘手的问题,我不是社会学家,也拿不出两全其美的方案,对于纷繁复杂的世界不妄下结论。

同类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