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分类

好心人为何“讨回爱心”【图】

都市故事会 发布时间:2020-02-14 10:41:03 发布人:admin 热度:

本文“好心人为何“讨回爱心”【图】”由第一名站导航网整理发布,文章来源自网络!

好心人为何“讨回爱心”,这篇故事耐人寻味。一定会给你带来独特的视觉冲击与心灵上的碰撞

怀孕,为了拯救另外一个生命

1999 年2 月10 日,家住河南辉县市城内东大街崔家胡同的10岁男孩秦鹏飞,突然开始持续高烧。父亲秦长庆和母亲郭英带孩子去河南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进行检查,结果被诊断为L2高危型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即人们通常所说的血癌。

秦鹏飞的父亲秦长庆是辉县市轴承厂的普通工人,母亲郭英是第二汽车运输公司的下岗职工,儿子患病前,秦氏一家日子过得虽清贫,但绝不缺少幸福与温馨。在第一次为儿子化疗的日子里,曾有人善意地提醒秦长庆夫妇:“白血病是个吃钱的老虎,你家里可有几十万元积蓄?如果没有,干脆趁早带孩子回家算了,不然孩子救不活,家底却耗得精光,岂不是人财两空?”

秦鹏飞是个人见人爱的孩子,从小学一年级开始,考试成绩回回都是第一名。春节前夕,花光了所带的那几千块钱,秦长庆和妻子不得不带着孩子回到了家中。提起那年的春节,夫妻俩的泪水就忍不住朝外涌。因为,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冒着漫天飞舞的大雪推开家门时,竟看到屋里挤满了等候多时的亲戚朋友,大家把原本用于过年的钱,一个劲地朝秦鹏飞手里塞,说是给孩子的压岁钱。夫妻俩愣愣地站在那儿,半晌说不出一句话,他们知道,亲戚朋友们的日子过得都挺艰难的,这哪里是什么压岁钱啊。靠着大家的一份热心,过完年的秦鹏飞再次住进河南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据宋永平医生介绍,白血病在20 世纪70 年代前属于不治之症,病人一般在两个月内便会死亡。70 年代后,人们采取造血系统移植的方法,对白血病进行治疗,但病人在目前状态下,如果采取父母骨髓移植,不仅风险较大,同时还会出现异体排斥,而且经济支出也极其可观,父母两人每次血型配型就需要12万元,这还不包括治疗过程中的巨大花费。因此,根据目前国内所掌握的医疗技术,你们最好的选择就是为秦鹏飞实施脐血移植,即尽快怀孕,孩子一旦出生,对于秦鹏飞来说,就意味着获得了60%以上健康生存的希望。

按照宋永平医生的嘱咐,秦长庆妇带着医院出具的各种证明,来到辉县市计划生育委员会,很快拿到了允许生育二胎的指标。

自从孩子患病后,秦长庆和郭英就再没有过夫妻生活。4月17日晚上,当小鹏飞睡着后,四目对望却又良久无语的夫妻,都知道此刻为了拯救孩子的生命,他们就要做什么了。秦长庆和郭英告诉笔者,那是一次充满了怎样复杂心情的交媾啊,一个生命刚刚附着在母亲的子宫里,就已经承载起拯救另外一个生命的责任,这使我们既难以面对病中的儿子,也有愧于腹中的胎儿!

非常幸运的是,郭英如愿地怀上了孩子,这使得绝境中的夫妻俩,终于看见了一线希望。虽然在孩子出生前的这段日子里,秦鹏飞每个月仅用以化疗的费用,就高达5000元,虽然妊娠中的郭英每天挺着肚子前往缝纫店,为别人加工鞋垫,干一个月才能挣200元钱,但他们毕竟看见了希望。

爱心,凝聚着人间美丽真情

随着郭英的预产期一天天临近,河南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白衣天使们也进入了临战状态。

1月17日,郑州下了一场大雪,这个寒冷的冬夜,主治医生宋永平教授在午夜12 时,来看被“关”在“玻璃房子”里的小鹏飞。自从1 月10 日小家伙住进无菌病房后,为了杀灭他体内的白血细胞,连日来,大剂量的药物使他出现了强烈的化疗反应,已经两天没吃一口东西了。可是,当秦鹏飞看见宋医生后,马上伸出两个手指作“V”状,意在告诉宋医生,我挺得住。

其实,小鹏飞哪里知道,此时此刻又有多少人在为他的命运奔波呢。宋永平医生说,一旦小鹏飞脐血移植后没有新鲜血小板补充输入将会引起脑出血导致生命危险。为此,河南日报社主办的《大河报》专门刊登了一则消息,号召广大市民献出一份爱心。可遗憾的是,愿意献血的大部分是女性,由于女性血管比较细,不宜于机采血小板。为此,该报记者又写了一篇《O型血的男人,拉孩子一把》的文章,结果有人认为此类稿子不宜再发表,急得记者在报社院子里的雪地上团团转,最后,在报社老总的特批下,该文终于刊登在报眼位置上。很快,200多名献血者赶到了医院。

1 月18 日上午8 时30 分,按照医院制定的手术计划,郭英就要被送入产房了。在电梯门前,秦长庆紧紧地抓住了妻子的手,他们彼此都想给对方一点安慰,可又不知该说什么。电梯的门关上了,秦长庆又开始了一种新的期待。自从儿子患病后,秦长庆已记不清经历过多少次这样的期待了。

那是脐血配型的日子,结果要第二天才能知道。那一夜,夫妻俩同样也是久久不能入睡。他们不知道辛辛苦苦怀上的孩子,是否能拯救小鹏飞的生命,因为宋医生告诉他们,能够配上型的,从概率上来说,只有四分之一的可能性。他们亲眼目睹一名从西安来的孕妇,因配型失败而悲声痛哭,发疯似地捶打着自己的肚皮绝望而去。

医生怕郭英情绪波动而影响到胎儿,让她服下安眠药后,总算睡着了。但秦长庆却怎么也安静不下来,他先去看儿子,小鹏飞心里也很紧张,但他是个懂事的孩子,他一遍遍地安慰爸爸说:“肯定没问题,你们为我花了那么多心血,今后我要好好地报答你和娘呢!”

一小时又一小时,天总是不见亮,好容易熬到12 月19 日清晨6 点钟,秦长庆再也熬不住了,匆匆赶到化验室。化验室里,负责配型的医生同样也是一夜未眠,见到秦长庆后,他们无比激动地告诉他说:“配型完全相符!”秦长庆闻听此言,双腿一软,就给医生跪了下去。

2000年1月18日上午9点40分,妇产科专家齐玉环拿起了手术刀,开始对郭英进行剖腹产。与此同时,负责脐血移植的宋永平教授也做好了采集脐血的准备。9点45分,一声嘹亮的啼哭,一个为了拯救另一个生命而孕育的婴儿诞生了。宋永平教授随即采集到168毫升脐血,并通过特设的专用通道,送入血癌患者秦鹏飞的无菌病房中。

接受脐血移植后,秦鹏飞在无菌病房里度过了漫长的40 天。那些日子,他因持续高烧和排异反应,全身的皮肤完全蜕脱。面对极度虚弱的儿子,秦长庆说:“如果不是全国各地成百上千的好心人,给了我们最真诚、最无私的关爱,那么,小鹏飞即使完成了脐血移植,恐怕最终也走不出那间无菌病房。”

秦鹏飞的故事媒体报道后,很快在广大民众中流传开来。那些日子,每天都要收到许多读者来信和爱心捐款,这不仅给了秦长庆夫妇巨大的精神安慰,更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经济的压力。秦长庆说,他至今仍珍藏着每一封来信、每一份汇款单的复印件,因为,这都是素不相识的人滚烫滚烫的一份心意啊!

小鹏飞手术后不久,正赶上过春节,大年初一的早晨,一位从许昌赶来的姑娘找到了秦长庆。姑娘说,我是一个纺织女工,我拿不出钱来帮助小鹏飞,但我愿意为孩子献一些血。秦长庆听了,特别不安,连声劝道:“姑娘,今天是大年初一,你应该快快乐乐地过年才对啊!”可姑娘却说:“我能为小鹏飞尽一点心意,就是最大的快乐。”

还有一个大连的好心人,一次就给秦鹏飞汇来5万元人民币。面对如此厚重的情义,秦长庆夫妇后来特地赶到大连,希望能当面向好心人表示自己的感激之情,可对方说什么都不同意见面,只托人转告秦长庆夫妇,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希望能让秦长庆和郭英感受到这个社会大家庭的互助与关爱。

噩耗,病魔吞噬了爱子的生命

2000 年4 月15 日,秦长庆夫妇带着病情逐渐好转的儿子,终于回到了久别的家中。经历了这场惊心动魄的生命接力赛,秦家4口人总算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秦鹏飞也于当年9月新学期开学时,重新坐在了他日思夜想的教室里。

儿子的这场大病,秦家总共花掉了近50 万元,这其中包括社会捐款16 万元,卖房子的8000元,以及亲戚朋友送来的八九万元,余下的那20 来万元,都是秦长庆跟别人借的。好在大家伙儿都能体谅他们的难处,不仅从来没有谁跟他们提及这档事,每逢节日,反而继续尽己所能,给两个孩子送些吃穿用品。

秦长庆和郭英的心里,却一直惦记着那笔十分沉重的债务,在儿子重返学校前,夫妇俩就开始找了一份修公路的活。那可真是要出大汗、下死力的工作,每天早晨5点就得赶到工地,挖沙挑石什么都得干,两人每月才能挣回500来块钱。秦长庆说:“我和郭英对生活已没有任何要求了,只要把肚子吃饱,有力气干活就行,因此,那些日子我们每月可以省下300来块钱。我们制定了一个还钱计划,时间虽然很漫长,但借别人的钱,是一定要还的。”

然而,就在秦长庆和郭英朝着既定的奋斗目标努力时,可怕的灾难还是降临了。2001 年5 月20 日下午,小鹏飞放学回家后,就感到胸闷、喘不上气来。秦长庆急忙叫来一辆三轮车,把孩子送到了当地医院。临出门时,小鹏飞突然对爸爸说:“爸爸,我恐怕再也回不来了,以后你和咱娘就好好照顾小妹妹吧。”

秦鹏飞在当地也算得上是个“名人”,医院接诊后,立刻和郑州方面取得了联系,并按照宋永平教授的指令实施了处方。但由于我国目前脐血移植手术还不到30 例,且基本上都是同性同胞脐血移植,异性同胞脐血移植,秦鹏飞是首例,因此,尽管采取了各种措施,但小鹏飞的病情还是没有得到有效控制。

秦长庆泣不成声地说:“那天夜里,小鹏飞是抱着自己的小妹妹停止呼吸的。这个孩子生病以来,真是吃尽了苦,但他从来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可是……可是在他停止呼吸前,那孩子的眼中,却流下了两行泪水,我用毛巾替他擦,擦了好久都擦不干啊……”

面对痛不欲生的妻子,秦长庆强迫自己,表现出一种冷静的坚强,因为他知道,在这个悲痛时刻,自己没有权利自顾自地倒下。小鹏飞走了,夫妻俩希望破灭了,但生活还得继续,年幼的女儿还要他们抚养,欠下的20 万元债还要慢慢地去还。

诬陷,平静的生活波澜再起

尽管秦长庆和郭英这辈子永远也无法忘记儿子,但人死不能复生,他们只能把悲痛和思念深深地埋在心底。随着日子一天天地过去,秦家总算又回到了往日的温馨与平静。然而,2003 年4 月13 日晚上,秦长庆却突然接到一个年轻女性从青岛打来的长途电话,这姑娘以前曾给小鹏飞捐过款,因此,秦长庆还能记得她说话的声音。姑娘起先有些吞吞吐吐地问:“秦先生,你和郭英大嫂现在还有联系吗?”

秦长庆非常奇怪地问道:“我和我妻子每天都在一个屋里过日子,怎么会没联系呢?姑娘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传言了?”

姑娘的口气顿时变得有些愤慨起来:“秦长庆,你真是一个伪君子!当然,在这个充满诱惑的社会里,你有权利去追求自己所谓的爱情,但你绝对没有权利假借小鹏飞的病情,在骗取广大民众爱心的同时,又欺骗了无数善良者的感情!”

秦长庆被这番指责弄得稀里糊涂,刚想询问究竟,对方已把电话给挂断了。在后来的一段日子里,他和郭英几乎天天都要接到从全国各地打来的电话,内容大体相同,都在谴责他和郭英彼此对爱情不忠,在小鹏飞生死攸关之际,各自投入往日情人的怀抱,导致婚姻破裂。

秦长庆和郭英意识到此事的严重性,并且很快找到被误解的原因。原来,一部正在全国各主要电视台播出的二十二集电视连续剧,其主要故事情节和他们的经历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这部片名为《边缘》(原名《在一起》)的电视剧,讲述一个白血病患儿及其父母婚变的过程,令秦长庆夫妇感到震惊的是,该剧中许多情节和秦家的遭遇完全雷同,如患儿的妈妈叫郭英,患儿的父亲叫秦大庆(和本文主人公一字之差)。电视剧中的秦大庆在燕江市轴承厂工作(而秦长庆在辉县市轴承厂工作。当然,中国城镇名录中并无燕江市),而孩子患的也是同一类型的白血病,即L2 型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剧中女主人公为了救儿子,再次怀孕,并且产下一个女婴,结果兄妹血液配型相符程度都一样,等等。

秦长庆一向认为,自己和妻子关系可以说是当地的表率,再加上这几年为了拯救儿子的生命,他们夫妇同甘共苦走过的艰难之路,彼此更是到了心心相印的境界,因此,秦长庆和郭英从不怀疑对方会出现情感上的背叛。但夫妻间的相互信任,并不意味着可以阻止别人的误会产生,特别是当地电视台也播出了该剧,再加上一部由中国盲文出版社出版的同名书籍,也随之热销起来后,过去曾经给予过他们关爱和帮助的人们,终于开始向秦长庆和郭英投来了鄙视的目光。

一天,秦长庆和郭英下班后,满身灰土,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家中,看见七八个借给他们钱的债主,表情冷漠地提出还钱的要求,理由十分简单,大伙儿过去看错了人!

秦长庆即便浑身长满嘴,也无法说清事实真相。当然,他和妻子也拿不出钱来还债。这天晚上,夫妻两人抱头痛哭了一场后,决定以结束生命的方式,来洗刷耻辱,还原清白。他们选择了悬梁自缢的方式,绳子家中有现成的。所幸的是,就在他们即将踏上不归路的一瞬间,那个为了拯救儿子生命而来到人世间的女儿,突然从睡梦中惊醒了,看见爸爸妈妈并肩站在一条长凳上,小姑娘被吓得哭了起来。这时,秦长庆和妻子才开始后悔,自己这一走,这个孤苦伶仃的小闺女该怎么办呢……

熬过漫漫长夜,秦长庆和妻子终于想到了法律,因为他们可以用人格向苍天作证,他们夫妻之间的患难之爱是坚如磐石的。这天早晨,秦长庆和郭英第一次没有到工地去上班,他们带着上千封珍藏着的全国各地的读者来信,带着给他们精神和生活造成极大伤害的那部电视剧的光碟,来到一家律师事务所。

律师听取了情况介绍后,非常遗憾地表示,这是一起具有典型意义的名誉侵权案,涉及到很多领域,但作为地方律师事务所,他们有些力不从心。他们建议秦长庆夫妇不妨到北京去一趟,那里有许多经验丰富的名律师,例如曾经为“延安夫妻看黄碟”一案进行辩护的北京中孚律师事务所的向阳律师。

于是,秦长庆和郭英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把有关材料寄到了北京。2003年8月3日,向阳律师打来电话,说他已经看过了所有材料,愿意为此案提供法律援助。因为这部电视剧为了自身的商业目的,不顾主人公风雨同舟、共度患难的事实,恶意进行丑化,让社会认为主人公缺乏起码的良心与道德,从而给事件的当事人带来极大的精神伤害。可以说,这起侵权案在中国法律进程中有着非常深远的影响,因为事实证明,全国到目前为止,秦鹏飞异性同胞脐血移植手术仅此一例。

同类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