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分类

“潜伏”装穷3年:中奖500万的夫妻众叛亲离【图】

都市故事会 发布时间:2019-12-03 07:18:02 发布人:admin 热度:

本文““潜伏”装穷3年:中奖500万的夫妻众叛亲离【图】”由第一名站导航网整理发布,文章来源自网络!

第一站导航网发布提供世间百态小说集最新章节阅读,既可休闲阅读,又可了解社会,开启智慧之门,下面请看“潜伏”装穷3年:中奖500万的夫妻众叛亲离

2007年12月25日,在浙江省丽水市踩黄包车的周维斌,用身上仅有的2元零钱买了一注彩票,竟幸运中得500万元大奖!

穷怕了的周维斌夫妇担心中奖的消息公布后,七大姑八大姨都跑来找他们借钱。夫妻俩紧急商议后,决定假装没这回事,继续过着节衣缩食的穷日子。他们苦心积虑地“装穷”:好衣服不敢穿出来;租住的小房子不敢换;连母亲重病了,都装作“穷”得拿不出一分钱……

三年过去了,夫妻俩装穷一直很成功,可在2009年的一次酒后,丈夫不慎失言,泄露了深埋3年的秘密。他们的生活顿时掀起了轩然大波……

惊喜!

2元彩票砸中500万

周维斌,42岁,出生于浙江省缙云县某乡,妻子吕慧莲是邻村人。周维斌兄弟姊妹十个,他排行老六。由于家境贫寒,2001年,周维斌借钱搞起了高山蔬菜种植。可由于管理不善,到2005年,不仅一分钱没赚到,还倒赔了十多万。为了还债,他到丽水市,靠踩人力三轮车赚钱。妻子吕慧莲为了照顾在县城读初中的儿子周小礼,在学校旁花300元,租了间房,并在东方工具厂找到一份月薪千元的工作。

踩三轮车,累死累活,一天下来也只有四五十元的收入,两人要养孩子,又要攒钱还债,日子过得十分艰难。好在周维斌兄弟姐妹众多,时常给些旧衣服、好菜等接济他家,日子这才勉强过得下去。

2007年12月25日,周维斌打算收工后回老婆那边看看孩子。他骑着三姐夫给他的一辆旧摩托车,在经过缙云县五云镇大桥南路的一个福利彩票点时,有8年“彩龄”的他,知道当晚“双色球”开奖,于是,他停下来买彩票。可搜遍全身,只找到一张100元和一张2元的钞票,他舍不得拆开那张百元大钞。于是,就用那2元钱,在33104619号投注点机选了一个号码。

当天晚上,周维斌将电视调到 “双色球”的开奖节目上。这时,第一个数字“11”,对上了,“23”,也对了……当第6个号码01也对上时,周维斌再也坐不住了,屏住了呼吸。当开出最后一个号码“02”时,他大叫一声:“天哪”,随即大脑一片空白。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用颤抖的手将彩票递到妻子眼前,喃喃地说:“我中了500万!”吕慧莲不信,根据彩票后面提供的电话打过去,查询刚才开的中奖号码,结果真的中奖了!

原来,2007151期“双色球”,全国有8注一等奖,周维斌就是其中之一。吕慧莲一遍遍摩挲着彩票,心狂跳不止。周维斌担心她把彩票弄坏了,赶紧摸出上衣口袋的香烟盒,取出里面的香烟,将彩票装进香烟盒。吕慧莲又赶紧拿了条好围巾,将香烟盒裹得严严实实,放在床头下。

这天晚上,夫妻俩兴奋得一夜难眠。第二天早上,住在不远的三姐夫妇拿了点菜过来看周维斌。同是彩民的三姐夫兴奋地说:“知道吗,昨天‘双色球’的大奖竟然有一注落在咱们缙云。500万哪!这家伙算发了。你说这要是咱家谁中了就好了,我的五金配件厂资金还短缺10万呢,就可以找他借点,渡过难关啦……”周维斌表情僵硬地跟着附和,心里却在盘算,兄弟姐妹这么多,这个10万,那个10万,那奖金不就去了100万?!

这时,他想到有个踩三轮车的彩民朋友老林身上发生的事——老林曾经中了一个8万多元的小奖。钱还没在他荷包里捂热,就花了近5000元请客。接着家里的亲戚生病的、造房子的、孩子上大学的……都来找他借钱。都是亲戚,热心肠的老林拉不下面子,把钱都借了出去,很快,8万元就没了。

第二天,周维斌心事重重,就没有去领奖。缙云县城不大,在周维斌租住地不远的一个彩票点,众多彩民在议论着500万的彩票花落谁家,有人开玩笑地说,打劫了那个大奖得主,比抢银行还划算……周维斌听了心里惴惴不安。

周维斌兄弟姊妹有10个,吕慧莲也有5个,在这样一个大家族里,穷怕了的周维斌担心钱会被众多的亲戚和朋友瓜分掉,又担心一旦财富外露,会被歹人盯上。为了掩人耳目,他们决定:隐瞒中奖的事,并在省城杭州买房,这样过几年,等孩子到杭州上大学了,一家人再搬过去,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12月27日,周维斌和吕慧莲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搭乘当天最快的长途车,来到浙江省福彩中心兑奖处。由于没休息好,在领奖登记个人详细资料时,他颤抖地写了半天,才把身份证号写全。

拿到钱,周维斌和吕慧莲夫妇在杭州挑了几天,才在拱墅区祥符桥附近购买了价值160万元的两居室房子,并一次性付清了房款。剩下的钱就先将其中的220万元,定存三年,吃利息。另外20万存在从缙云带过来的农村信用社的丰收卡上,以备日常不时之需。

妥善处理好这笔巨款后,夫妻俩回到缙云,吕慧莲因为旷工被扣了800元钱,要是以前她肯定要心疼地和班长去争论,可这一次她一脸不在乎地对班长说:“你想扣多少就扣多少,老娘不在乎!”周维斌得知后,大骂了她一顿,让她不要太高调,要继续装穷,以免引人怀疑,引发出不必要的事端。

周维斌本来要回丽水蹬三轮车,只是这样两地分隔,他担心妻子会不小心把中奖的事说出去,因此他决定回缙云县城蹬三轮车,一家三口在一起继续过着有钱的“穷”日子。

精心隐瞒!

守着一堆钱过“穷日子”

回到缙云后,在吕慧莲强烈坚持下,周维斌不得不将以前租住的300元单间,换成500元的套间。

一大笔钱放在银行里,夫妻俩还要继续起早贪黑地打工,吕慧莲很不甘心,她想开个小饭馆,周维斌一口否定了:“你还欠一屁股债,如果到时亲戚们问,‘本钱从哪里来的?’你怎么回答?”见妻子不高兴,周维斌又安慰道:“别慌,儿子上大学了,我们就以打工陪读的名义,一家搬到杭州,不就神不知鬼不觉了!到那个时候,你想干嘛就干嘛!”吕慧莲不得不佩服丈夫的“智慧”!

尽管夫妻俩都很谨慎,可一个意外的小插曲,还是差点让他们夫妻中大奖的事泄露出去。原来,在2008年2月初,吕慧莲买了一件500多元的羽绒服,她刚穿出去,就碰到周维斌的三姐。眼尖的三姐叫了起来:“慧莲,你好有钱啊!你身上这件衣服,我在商场看了几次,都舍不得买啊。你中奖了?这么大方!”三姐的话惊得吕慧莲一身冷汗,赶紧说:“我哪里有那钱啊,这个是冒牌货,只要80元!”三姐摸了摸衣服料子,表示不信,吓得吕慧莲赶紧找个借口走掉。周维斌知道后,马上规定她这件衣服只能晚上在家里穿,不准穿出去。

这年的春节,周维斌依旧像往年一样空手回老家,让儿子坐在自己的摩托车后座上,让老婆去挤中巴回去。他只给孩子买了一套衣服,自己和老婆穿的都是家人送的旧衣服。

之前周维斌还欠着家里几个兄弟姊妹10万元债,按照惯例,每年还2万元!今年有钱了,可以都还上,但他担心露破绽,还是只给四个“债主”每人还5000元,并卑微地说:“剩下的来年一定争取早点还上。”

2008年2月6日,大年三十。三哥家的外甥女婿吃年饭后,偷偷塞给他两包中华香烟,周维斌推说不要,外甥女婿说:“叔叔啊,你条件最差,恐怕还没抽过这么贵的烟吧?赶紧拿着,就这两包,免得别的叔叔看见了不好。”周维斌怀着复杂的心情,只得拿了外甥女婿的香烟。

过年期间,别人家住新房、穿新衣,一脸春风得意。可周维斌一家三口,穿着旧衣服,窝在阴暗的泥土房里,一进门就要开灯,还要接受亲朋好友的救济……虽然寒酸了点,可是能守住中奖的秘密,他们夫妻认为还是值得。

时光平静地过了三个月,可就在这时,他们家的饭桌又差点“出卖”了他们。

那天,二妹(排行老八的妹妹)来串门,看见周维斌一家吃的是基围虾、乌鸡炖甲鱼……满桌子高档货,忍不住问:“哥,你的生活过得好好哇,最近是不是发了财呀?”周维斌赶紧说:“哪里发财了呀,是最近我的三轮车被一个建筑老板给包了,见我人勤快,要价合理,经常把家里剩的好东西,让我带回来打牙祭……看着二妹半信半疑地走了,周维斌马上交代老婆:你以后不要买这些贵东西回来了,否则迟早要露馅的。

2008年5月,周维斌80多岁的老母亲检查身体时,发现身患胃癌晚期。这时,六个姐妹,四个兄弟加上亲眷,聚在一起开了一个大家庭会议:大姐和大哥开口说周维斌家里困难不掏钱,另外三个兄弟平摊母亲的治疗费,至于护理的活,六个姐妹轮流,人多不累。

母亲住院之后,周维斌每天负责给母亲和姐妹们做饭送去。为了让母亲吃上有营养的饭菜,他尽量捡贵的菜买,可姐姐们看他条件差,还不时塞他一两百元的菜钱,他不想拿,又不得不拿。

在医院住了五个月后,2008年11月,周维斌的母亲还是去世了。母亲的住院费和丧葬费一共花了13万多元,虽然当初10姐弟说好周维斌不用出钱,可二嫂站出来说他们家盖了新楼房,还欠债15万,有两个孩子要抚养,家里也困难,周维斌多少应该出点。二嫂的话得到四弟的赞同,但大姐周伟琴心疼周维斌,坚决不让他出。由于偏袒周维斌,大姐还跟另几个兄弟都闹得不愉快,很长时间都不说话……

一晃三年过去了,由于周维斌夫妇精心“装穷”,日子过得倒也相安无事。眼看着周小礼就要考高中,再“穷”三年,周维斌夫妇就可以去杭州过潇洒日子了,可就在这时,他们的举动却引起了姐弟们的怀疑。

原来在2009年7月,周小礼初升高,没考好。为了让儿子进缙云最好的中学,周维斌夫妇缴纳了8万元的赞助费。由于他们一直瞒着周小礼中奖的事情,对于这笔钱,他跟儿子的解释是:这又是找你几个姑姑借的啊!

8月中旬,周小礼回乡下家里过暑假,姑姑们跑来看他,都夸他有出息。周小礼听了后,懂事地说:“我还得感谢姑姑们呢,要不是你们借了8万元钱给我爸妈,我哪里能进那所学校。”周维斌的几个姐妹听了,很纳闷:周维斌没有找她们借钱啊!她们专门跑去问周维斌,找谁借了这么多钱?周维斌一会儿说是外面的朋友,一会儿说是吕慧莲的娘家人。大家听了,心生疑窦。

众叛亲离!

隐瞒中奖伤了谁的心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家人对周维斌一家财政状况质疑的时候,周维斌这个一直在家充当保守秘密的“纪委书记”,却在一次酒后,彻底挑亮了这个天窗。

2009年9月底,周维斌的大哥乔迁之喜,周维斌夫妇回家吃酒。晚上客人散去,家里的几个兄弟姐们又聚在一起喝酒,中午就喝得有点高的周维斌,晚上又喝了半斤酒,这下彻底醉了。这时,他大哥借着酒劲教训周维斌:“你能不能争点气,想办法回家造个房子,你看你们一家人还挤在那个24小时都要开灯的泥土房里,会让人看不起的!”

听着大哥刺耳的话,想着平时因为穷,总被人看不起,喝高了的他血气上涌,不屑地说:“我家小礼以后才不住这儿呢!他要考杭州的大学,去杭州生活的!……”小弟媳鄙夷地说:“我还想让我的孩子去北京生活呢?钱呢?就你家现在这条件?痴人说梦吧!”

被弟媳如此轻视,周维斌愤怒不已,他舌头打颤,思维不听指挥:“你,你少看不起人,我……我早在杭州买了房,银行里还放着几百万的存款呢!……”一旁的吕慧莲赶紧打圆场:“他喝醉了,喝醉了。”此时的周维斌酒劲上来了,推开妻子,大声叫着:“我没醉……我没醉……不晓得吧,我中500万了!……”

吕慧莲赶紧连扯带拉地将喝醉酒的周维斌拉回了家,留下周家几兄弟姐妹面面相觑,大家不知道周维斌是吹牛还是真的中了奖。

第二天,周维斌酒醒后,不住地扇自己耳光,都是喝酒惹的祸啊。他和妻子商定,不管怎么样,打死都不能说,只承认是酒后胡言乱语。

夫妻二人刚商量好对策,这时大姐来了,问他是不是真的中了奖。原来,大姐夫在不久前查出患了肾病,需要30万换肾,正在四处筹钱。大姐平时对他最为照顾,看大姐为了姐夫的事一下子老了许多,周维斌心疼不已,他很想借她一点钱。可看妻子拿眼睛死死瞪着他,他只能嗫嚅道:“没有,姐,我那是想钱想疯了,酒后胡说的。”

看着大姐失望地走后,周维斌心里不是滋味。这时吕慧莲开导他说:“你姐夫那病,花多少钱都治不好了!算了,人各有命。”

2009年12月的一天,放假在家的周小礼无意中在父母床头柜里找到一份写着自己名字的房产证。17岁的周小礼顿时惊得张大嘴巴,此时的他非常想找父母问个究竟,可他们都不在家。这么大的事,让周小礼内心无法平静,他赶紧把房产证放好,跑去找三姑姑家的表姐,激动地说:“我爸真的给我在杭州买了一套房子!我都看到房产证了,不过你可千万不要说呀……”

19岁的表姐听了后,觉得这件事情实在难以置信,她想了想,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了妈妈。

周维斌的三姐得知此事后,就把这个情况立即和几个兄弟姐妹说了,家里顿时炸开了锅,决定要向周维斌夫妇问个清楚。第二天,几个兄弟姐妹都跑到他家询问“中奖真伪”。

起初,周维斌还是咬定没有中奖,后来大哥问他小礼花那么多钱进高中是哪里来的钱?杭州的房子又是怎么回事?刚开始周维斌还辩解是儿子看错了,可不明就里的小礼却认真地说:“我已经读高中了,怎么会看错房产证呢!”见已无法圆谎,他便不做声了。

见他不发话,几个借钱给他的姊妹就催周维斌还钱,周维斌一时间没了主意。等兄弟姊妹们都走了后,周维斌和吕慧莲商量了一番:既然中奖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那就把之前欠姐姐的一些钱都一次性还清。还给每个人送去两百元,以表示感谢!

没有想到,他的这一做法更是不打自招地向亲戚们昭告:自己中奖了。这下,兄弟姐妹们都不依他了:中了500万,平时大家都对他家照顾有加,现在每人才给200元!都骂他小气。

第二天,大姐又来恳求周维斌借钱,周维斌心软了,答应考虑。可妻子吕慧莲不干了,他说:“我娘家的三哥也知道我们中奖了,昨天提出借他10万买车跑运输呢,你要是开了你大姐这个口子,那我这边你借还是不借?”妻子的话让他陷入两难之境。

这时,给他送过二手摩托车的三姐又来找他借钱给他的五金厂周转,给他儿子交过两年学费的四姐找他借5万,给自己儿子办婚礼……

面对众多的亲戚朋友,这些钱,也不够分哪!而且钱是那么不经用,那存在银行的20万,用来还债、交儿子赞助费以及填补平时生活的亏空,早已用完。好在有杭州房子的租金,才不至于要动那220万定存。而且杭州现在物价、房价飞涨,以后要在杭州生活下去,花钱的地方还多着呢!

经过一夜思虑,周维斌打定主意:这钱一个都不能借!

周维斌的态度让大家很伤心,几个借过钱给他的姐妹提出:要让周维斌支付利息;二哥一家要他补出老母亲的治疗费!大家还指责周维斌冷血到凶残,母亲从生病到去世,那个时候他已经中奖了,竟然可以做到一分钱不出!

第二天,周维斌拿出500元给大姐,说家里也没钱,大姐愤怒地当即把钱扔到地上……家里亲戚得知连平日最关照他的大姐周伟琴遇到困难他都不帮,大家都骂他良心被狗吃了。

2010年春节期间,周维斌带着妻儿回老家过年,结果别人家热热闹闹,只有周维斌家冷冷清清。周维斌的众多外甥,不仅没来他家拜年,还拎着东西闹哄哄地从他们家门经过而不入……

2010年8月,周维斌的大姐夫去世,他买了香纸去祭拜。大外甥把他送的东西丢了出来,外甥还当着众亲友的面骂他这个舅舅“见死不救”!大姐周伟琴也哭着说这辈子都不想再见他了。

2011年2月,又是春节,由于去年亲戚们故意冷淡他们,周维斌和吕慧莲夫妇决定不回家拜年。不想又引起一场轩然大波,吕慧莲的父亲要跟他们一家断绝所有往来,吕慧莲的兄弟姐妹们也表示,就当没有她这个姊妹……

兄弟姊妹们都得罪了,让周维斌心里也不舒服。为了缓和矛盾,春节后,他又给每家送去200元钱,结果都被他们扔了出来。周维斌心里极度郁闷:我中奖了是我自己的钱,又不是家族的公共资金,你们为什么每个人都想着打它的主意呢?而且大家当初帮我,无非是送点家里不要的衣服和吃不完的菜……

可周维斌其中一个兄弟接受采访时却指出:大家兄弟一场,当初他困难,大家都是真心诚意地帮他,那些东西虽然不值几个钱,可是那心意怎么能用钱来衡量呢!

现在,周维斌到妻子所在的工具厂打工,让老婆一心在家照顾儿子。他期待着等儿子考上大学,一家都搬到杭州去,再也不用忍受兄弟姐妹们的冷眼。

可是,每逢节假日,被大家庭抛弃的周维斌又备感失落,他希望有一天,他的兄弟姐妹们还可以跟他从前那样和和睦睦,可是他知道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

同类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