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分类

“家长相亲会”惹祸:深圳老母自杀为哪般—— 一场惨烈的两代之争【图】

都市故事会 发布时间:2019-12-03 07:18:01 发布人:admin 热度:

本文““家长相亲会”惹祸:深圳老母自杀为哪般—— 一场惨烈的两代之争【图】”由第一名站导航网整理发布,文章来源自网络!

“家长相亲会”惹祸:深圳老母自杀为哪般—— 一场惨烈的两代之争,这篇故事耐人寻味。一定会给你带来独特的视觉冲击与心灵上的碰撞

近几年来,由于生活压力的增大,社会上的剩男剩女越来越多。儿女们的婚姻大事,成了父母心头病。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的公园里,随处可见父母拿着照片、举着牌子为儿女找对象的“家长相亲会”。现在,这种婚介方式甚至被搬上了电视,比如湖南卫视推出的《称心如意》节目,就是让男女双方父母亲临现场为子女相亲。可是,这种“家长相亲会”,真的能为儿女找到幸福吗?

深圳有一位单身多年的女白领,其父母为她的终身大事操碎了心,以致天天去公园参加“家长相亲会”,这不仅扰乱了她的生活,也影响了她的情感判断。后来,她遵循母亲的意愿嫁给了一个男人,不料她的婚姻很不幸福,不仅导致她离异破产,而且她与母亲也反目成仇,2011年4月21日,母亲竟因她而跳楼自杀……这对母女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近日,记者费尽周折采访到了这位女白领,并开始探究这起惨剧背后复杂的社会问题——

嫁女心切乡下父母频逛“家长相亲会”

1976年,倪欣妍出生于河北省文安县史各庄镇的一个贫寒农家。由于她的哥哥在15岁时出车祸去世,因此她格外懂事,孝顺父母,学习勤奋。1995年,她考上了北京对外经贸大学。

1999年夏,倪欣妍毕业后来到深圳市罗湖区一家国际化妆品公司做外贸业务员。3年后,工作出色的她升为经理,月收入1万余元。2004年5月,她在福田区梅林路汇骏花园供了一套60平方米的公寓。半年后,新房装修完毕,她便将父母接到了深圳,想让他们享享福。

此时,倪欣妍的父亲倪侯德和母亲张兰香都已年过五旬,在农村生活了一辈子的他们,来深圳后很不适应——他们没读过书,走在大街上连路牌都不认识;再加上不会说普通话,他们根本不敢与人交流。为了帮父母排解苦闷,一个周末,倪欣妍特意带他们去附近的莲花山公园玩——那里每天都有很多老人聚集在一起唱歌跳舞。

可是,张兰香夫妇去了两次公园就泄气了,说:“唱歌跳舞我们都学不来,我们就是当农民的命,还是回老家吧!”孝顺的倪欣妍一心想把父母留在身边,极力挽留,而张兰香夫妇想到女儿至今单身,也放心不下,只好勉强留在深圳。

由于家境的原因,倪欣妍从小就形成了独立要强的性格,大学时专心学习,工作后又一心扑在事业上,情感世界完全是一片空白。29岁的女儿还没谈恋爱,这是张兰香夫妇的一块心病。他们一有机会就耳提面命,催着女儿找对象,可倪欣妍似乎一点儿也不着急。

2005年4月的一天,张兰香去莲花山公园散心时,看见很多老人围在一起,他们手中举着各种各样的牌子,有的还拿着照片。她奇怪地上前打听,才知道这是“家长相亲会”,就是父母代子女相亲。她顿时精神抖擞起来,主动询问如何参与……

当晚,张兰香再次与女儿谈起了结婚的话题。倪欣妍像以往一样,叹息道:“结婚不是说结就能结的,缘分不到,我也没办法呀!”原来按道理倪欣妍这样的高级白领是不愁嫁的,可是她性格要强,再加上工作中接触的男性不多,找个男朋友确实不易。

见女儿的态度仍不积极,张兰香建议道:“要不,我去公园帮你征婚吧?”倪欣妍当即反对,“这太丢人了,好像我真的嫁不出去似的!”可张兰香仍坚持己见:“又不要你出面,怕什么?何况公园里每天都有几十上百个家长在那里,有的还是退休干部呢!你们年轻人成天忙着赚钱,不把婚姻大事放在心上,我们做父母的哪能不着急?帮你们牵牵线搭搭桥,也是应该的。”见父母兴致很高,倪欣妍不好再反对。她想,也许这样能让父母融入城里老人的生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第二天,张兰香从公园里带回一个征婚牌子,上面写着:河北女,29岁,大学毕业,外企经理,月薪2万,诚觅有一定经济基础的忠厚老实男。

倪欣妍看了,哭笑不得。原来,牌子是公园里的老人帮忙写的,至于要求“忠厚老实”,显然是父母的意愿。

倪欣妍感觉很失面子,生怕被熟人看到。可是,父母热情高涨,她怎么也拦不住。从那儿以后,张兰香和老伴天天去莲花山公园逛“家长相亲会”。几个月下来,他们胆子变大了,还学会了普通话,和城里的老人打成了一片。

见父母的面貌“焕然一新”,倪欣妍当然高兴。可是,母亲隔三岔五地就会介绍一个对象要她去见面,却让她很烦恼。有些人明显不合适,母亲却总是抱着“宁错三千,不漏一个”的态度,喋喋不休地劝她去相亲。

孝心至上剩女掉进父母定的“包办婚姻”

2005年10月,张兰香和老伴同时看中了一个名叫郭栋的四川小伙。郭栋比倪欣妍大6岁,研究生学历,在一家国营药业公司做产品研究员,月收入1万多元,在深圳有一套单位集资房,为人忠厚老实。郭栋的父母和张兰香夫妇在“家长相亲会”上认识,彼此都很满意。但倪欣妍和郭栋见了一次面后,觉得郭栋性格沉闷,两人在一起没什么话说,不符合她心目中的择偶标准。这可把张兰香激怒了,“这么好的小伙子你也看不上,那你带个男朋友回来给我们瞧瞧呀!告诉你,年底前你要是还不谈恋爱,我和你爸就回老家去,免得心烦!”

在父母的催促下,倪欣妍只好在自己的圈子里物色了两个准男友。其中一个是来自非洲肯尼亚的Angus,他曾在北京留学,后来到深圳开了一家小贸易公司,与倪欣妍有业务往来。Angus虽然是黑人,但长得很帅气,而且幽默风趣,颇具男人味。可张兰香和老伴只看了一下照片就坚决反对:“一个黑人,难看死了,再说,非洲那么穷,你跟着他肯定要受苦受累!”倪欣妍反复解释,说Angus愿意留在中国,可父母依然无法接受。对此,倪欣妍并不意外,这也是她一直没有答应Angus痴情求爱的原因。

倪欣妍看中的另一个男人名叫赵剑,广东潮汕人,在深圳龙岗区开了一家日用化工厂,也是她的客户。她欣赏赵剑的经营头脑,以及在生意场上的那种魄力和霸气。但赵剑性格直率,有时甚至有点暴躁。有一次,他请倪欣妍全家到餐馆吃饭,席间,他接到一个业务电话,因为和对方产生分歧,他大为光火,噼里啪啦就是一顿骂。对于久经商海的人来说,这只是很平常的事,但两位老人却对此极为反感。回去后,张兰香便劝女儿:“你要是嫁给他,今后肯定要挨打挨骂的!”

倪欣妍看好的两个男人,都被父母贬得一文不值,她无奈极了。她希望找一个有事业心、有情趣、有共同爱好和目标的男人,而父母选女婿,却只看他老不老实、是否孝顺、有没有房子。倪欣妍多次与父母沟通,希望他们不要再为自己的婚事白操心了,但张兰香夫妇还是不甘心,经常去公园“碰运气”。比较来比较去,他们还是觉得郭栋最合适,而郭栋的父母也十分看好倪欣妍,两家老人下定决心要撮合这门亲事。

一次,张兰香苦口婆心地说了一番郭栋的好话后,倪欣妍有些烦了,说:“我不喜欢他,他再好也没用!”张兰香气坏了,当即收拾行李,嚷着要回老家。好不容易把母亲劝回来,倪欣妍躲在卧室里黯然落泪。想到父母含辛茹苦供自己读书,如今他们年纪大了,母亲心脏也不好,父亲又有高血压,自己应该让他们事事顺心才对,怎能伤他们的心呢。

想到这里,倪欣妍便努力说服自己接受郭栋:他勤奋有耐心,在一个单位干了10年,堪称稳重;他下班就回家看书,从不去外面花天酒地,不容易出轨;他的单位房有100平方米,收入也不错;两家人都来自农村,可谓门当户对。虽然这种日子可以一眼望到底,但也许平淡就是幸福……

经过这样一权衡,倪欣妍便下定决心与郭栋交往。尽管她找不到恋爱的甜蜜感,但父母会心的笑容给了她极大的宽慰。2006年8月,30岁的她和郭栋结婚了。婚后一年,她就生下了儿子,一家人欢欣不已。

但是,果然如倪欣妍所料,她与郭栋的夫妻生活从一开始就像一潭死水。头一两年,她还沉浸在儿子带来的喜悦中,可随着儿子一天天长大,她感到越来越苦闷。另一方面,孩子的抚养费和4个农村老人的花销,使她成了“月光族”。 再加上年龄一大,职场危机日益明显,她只得更加卖命地工作,经常加班、应酬。而郭栋偏偏敏感多疑,以致两人冷战不休。

2008年9月的一天,倪欣妍和好友陈梅聊天时,禁不住感慨道:“太累了!当初我真不该那么冲动地结婚!”听了她的倾诉,陈梅也叹息不已,说:“你过去太在意父母的感受,放弃了自己的择偶原则,这是‘愚孝’啊!”倪欣妍点头承认,却无可奈何。

慈母魂断他乡孝女竟成亲情“背叛者”

生活就像温水煮青蛙,倪欣妍偏偏是个不甘于平庸的女人。2008年底,见好友陈梅的服装店经营得红红火火,在职场上正走下坡路的她有了创业的冲动。但郭栋不赞同,说:“现在这样不是挺好吗?”倪欣妍摇头道:“亏你还是个研究生,一点都不懂得未雨绸缪!像我所在的外资公司,几乎没有35岁以上的女员工。在深圳,即便是你那种国企,也不可能高枕无忧啊!”

倪欣妍毅然辞职了,随即用自己婚前买的那套房子做抵押贷款20多万元,在罗湖区开了一家化妆品店。对于此事,她父母无法理解,经常唠叨:“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干,做什么生意?”她总是没好气地说:“现在生活压力这么大,过了今天,明天的早餐都不知道在哪里。如果都像郭栋那样,迟早有一天全家人都要喝西北风去……”

可是,做生意不容易,倪欣妍的小店起步很慢,开始半年,每月都要亏一两千元,这让生性胆小的郭栋很是生气。一次,银行还贷日期到了,倪欣妍想暂时挪用一下郭栋的工资,他却大发雷霆:“不行,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解决!”

倪欣妍和郭栋结婚前,各自都有一套房子,属于彼此的婚前财产。婚后,她搬到郭栋的房子住,而她的房子则让给父母住,而双方父母也基本上是各自负责赡养。加上她创业贷款遭到郭栋的反对时,曾说过这样一句气话:“那是我自己的房子,你管不着!”所以郭栋从那以后便更加分得清清楚楚:工资各管各的,家庭开支则实行“AA制”……

2009年6月,由于店铺急缺资金,压力太大,倪欣妍不得不卖掉自己的房子,让父母一起住到婆家。可没多久,家里就矛盾不断:郭栋嫌人太多,闹哄哄的,也看不惯岳父母的一些生活习性;倪父倪母满腹怨言,觉得失去了自由;郭父郭母更是心里不平衡,觉得儿子在经济上吃了大亏……

眼见女儿把房子卖了,家庭关系也不好,张兰香和老伴便又提出要回老家。可是,家乡的老屋前年冬天就被一场大雪压垮了,根本不能住人。倪欣妍不让他们走,张兰香却哭道:“你没了房子,我们就像没了根一样,心里总是空落落的……”倪欣妍知道寄人篱下的滋味不好受,心酸极了。2009年12月,她在龙岗区布吉镇买了一套约40万元的二手房给父母住。此时,她的店铺每月已能赚近万元钱,因此压力不大。

2010年3月,倪父因肾脏肿瘤引发高血压,动手术急需十几万。郭栋有近10万积蓄,却不愿拿出来。倪欣妍气得要命,最后只能把辛苦经营了一年多的化妆品店转让了。待父亲出院后,她立即提出了离婚,郭栋一口答应,“离就离,反正我们也不是一路人!”

因为两人一直实行AA制,离婚时,财产分割非常容易,但两人都想夺得儿子的抚养权。最后因为倪欣妍“失业”,法院把孩子判给了郭家。

倪欣妍只得提着简单的行李,搬进了布吉镇的小房子,与父母同住。悲痛之下,她禁不住哭着埋怨父母:“都怪你们逼我嫁给那个窝囊废!现在好了,我什么都没了,你们满意了吧!”张兰香也很难过,但她觉得这不全是她和老伴的错,而是因为女儿太任性,不好好相夫教子,反而辞职做生意。她苦口婆心地劝说女儿:“好好的一个家,被你整得支离破碎,你要吸取教训啊!趁着还年轻,赶紧再找个对象成家……”倪欣妍一听这话就心烦,“你们再别跟我提结婚的事!我这一辈子就是被你们害了!”

结果,母女俩针尖对麦芒,矛盾迅速加深。2010年10月,已失业几个月的倪欣妍实在无法与父母同住一屋了,决定把房子卖了重新创业,并给他们10万元,让你们回老家。张兰香感觉到女儿的决绝,不禁十分心慌,拒绝道:“10万元能做什么呀?回去建两间房就花完了!我和你爸60多了,身体又不好,你不管我们,我们还怎么过啊?”

父母说的是实情,可倪欣妍担心这样下去,日子会越过越艰难。因此,她还是坚持到中介登记了房子。2010年底,有个买主看中了她的房子,倪欣妍便让父母赶紧搬出来。张兰香不肯,还坐在小区的地上哭天喊地:“你还是我的女儿吗?我都是快要入黄土的人了,你还要赶我去睡大街讨饭呀!”围观者议论纷纷,都骂倪欣妍不孝。

倪欣妍委屈至极,最后不得不放弃了卖房的打算。2011年初,她在龙岗区宝龙工业城的一家服装公司找了一份工作,月薪仅4000元。她在公司附近租了一间单身公寓居住,而张兰香夫妇则搬到龙岗区布吉街丹竹头城中村租房住,然后把布吉镇的房子出租,用以养老。虽然倪欣妍因心结难解,很少去父母那里,但两位老人还是深深牵挂着女儿。平时,他们经常去公园里捡些废品换钱,一次,张兰香在布吉公园在搞“家长相亲会”,便连续几天在一旁观察,最后觉得有一个小伙子特别适合自己的女儿。犹豫很久后,她还是忍不住拨通了女儿的电话,没想到,倪欣妍一听就不耐烦地说:“你怎么还不死心啊!”

女儿的婚变和“绝情”对于张兰香打击太大,她竟然患上了抑郁症,每天一大早就跑到公园里去看“家长相亲会”,然后回到屋里自言自语,饭也不吃,觉也不睡。倪欣妍得知后,很不忍心,几次带母亲去医院,也给母亲买了很多药,但效果都不明显。2011年4月21日,张兰香竟从自己居住的出租屋5楼楼顶跳下,当场死亡。

悲剧发生后,倪欣妍将母亲的骨灰送回了老家,而伤透了心的父亲再也不肯留在深圳,坚持要回乡,寄居在倪欣妍的叔叔家。老家的父老乡亲们议论纷纷,说张兰香因为女儿跳楼自杀,倪欣妍就这样变成了大家口中的“不孝女”。她满肚子委屈,却又无可奈何。

处理完母亲的后事后,倪欣妍心灰意冷地回到了深圳。在接受采访时,她苦笑道:“如果当初不是因为父母干涉,我绝对会选择Angus或赵剑那样的男人。虽然他们也有缺点,婚后也可能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但起码我们会朝同一个方向努力打拼,即便离婚也不至于人财两空。而我和郭栋完全是两类人,生活在各自的世界,没有共同的目标,即使凑合着过下去,也毫无幸福可言……”

按道理,倪欣妍是个自信、独立、智慧的女人,却因为一场草率的婚姻而使得自己的人生陷入低谷,也让母亲白白断送了生命,实在令人惋惜。她的经历告诉我们,儿女的择偶权理应由儿女自己掌握。而父母应该找好定位,可以为儿女提供良好建议,但千万不要越俎代庖。因为时代变化很快,年轻人有自己的价值观、婚恋观,以父母的择偶观去替儿女找对象,肯定行不通。而另一方面,儿女也不应该生硬地拒绝父母的好意,要注意技巧,不要伤了老人的一片好心,但也没必要“愚孝”, 为了不拂老人好心,而拿自己的幸福来殉葬!

同类资讯

猜你喜欢